Skip to content

lekbq優秀都市小說 漢世祖 txt-第106章 陳覺怯戰觀成敗分享-vj27z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
随着汉军目标转移,作战重心的偏向,使得各营寨内,摩拳擦掌,准备力战攻城的将士有所沉抑。尤其似孙立、王彦升等辈,更是按捺不住,几番向刘承祐请战,被刘承祐一通训斥,当刘承祐严厉起来的时候,没有人再敢忤应,顿时便老实起来了。
候骑接续不断,侦探北来,报告陈觉军的动向。算上曲折起伏,合肥距离寿春,远不足两百里,陈觉硬是花费了足足五日的时间,方才靠近寿春,亦步亦缓,沿途严防汉军之突袭,可谓小心到了极点。只可惜白费了表情,汉军并无袭扰的意思。
上元节之日,天子降诏,大发肉食,犒赏全军,共度佳节,以酬将士征战之苦,有所遗憾的是,大战将起,禁止饮酒,少了些气氛。
御帐内,诸将贺喜,天子刘承祐发表了一番上元贺辞,勉励将帅,共食筵席之后,就在一片狼藉间,直接议军。
还是慕容延钊,头先讲解敌情:“合肥唐军,分为前后两路,主将陈觉率战兵三万余及役夫两万在前,都监许文禛率两万军民押运粮械辎需在后,沿淝水道北上。
合肥唐军,犹以步军为主,除下蔡大战后,唐廷北调,还有就是自楚地调回的唐军,稍有战力。
此番唐军进兵,尤为谨慎,日行不过三十里,并将所有马军派出,广布哨骑。且随军携带有大量的辎车、拒马、大盾、长枪。根据军情司与武德司所察,其所携之大小弓弩,足有五千具,配有箭矢五十万支。综其情势,是备我军突袭,以及惮我北方铁骑!
以唐军如此缓慢的脚程,明后两天,当兵临寿春以东!”
“要说唐军不长教训,但观其这小心翼翼的进军动作,充分的军需准备,倒是尽取一‘稳’字;若说其记了教训,难道以为凭其军,这般稳步推进,便能解寿春之围!”刘承祐评价道。
王全斌微表鄙视,道;“唐军如此小心,却是深慑陛下天威,我军战力。车盾虽多,可抗我铁骑,却无异于自缚手脚!”
没办法,在这淮淝平原上,论陆战,匮于骑战的唐军,天然地便处于劣势。想要进军,又要抵御汉骑威胁,只能选择这般呆板而被动的战法。
“诸位,朕已决定,暂时搁下寿春这块硬骨头不啃,先行率军南下,吃了陈觉军这口肥肉,再行回师破城!”略作沉吟,刘承祐一拍桌案,表情郑重道:“朕向来喜欢结硬寨,打呆仗,以众凌寡,以强凌弱!但此次,朕又要试试以寡敌众了!”
“至于南下的兵马……”刘承祐环视一圈,在座诸将,都下意识地挺起了胸膛,随后不顾孙立、李重进、王彦升几人期待的目光,直接道:“朕亲率奉宸营、铁骑、龙捷、龙栖、奉国五军前往,护圣、小底并靖江水军、淮北州兵、民夫,严守大营!”
刘承祐直接对朝着孙立等人道:“迎击陈觉,朕将行营步骑抽调大半,必至大营空虚。然而,我征淮辎需,泰半囤于此,此间断不容有失,守备行营,亦是重任,事关大军命脉,尔等不得大意,以免为城中守军所趁!”
见刘承祐说得严重,几人不敢怠慢,只能应命。刘承祐的目光扫过,在王峻身上停留了一下,快速恍过,朝向训道:“大营守备,以典其事,诸将奉命!”
又看向王峻:“王卿随朕出征,以备咨询!”
向训有些意外,寻而郑重保证,很多时候,关键的事情,关键的任务,刘承祐总能想到这向星民。王峻则漠然,表情冷淡,应命。
“韩通!”
“在!”听天子点到自己,韩通两眼顿时瞪得滚圆,期待地望着刘承祐,声音高昂。
“你率铁骑军,先行南下,先将唐军的哨骑马军,给朕悉数剿杀了,先闭其耳目!”刘承祐下令道。
“遵命!”
在北汉将臣这边,心心念及援寿唐军,亟欲张开獠牙之时,南唐大军这边,已稳稳地推进到寿春东南四十里,淝水以东。
五万余军丁,车畜颇多,倒也是浩浩荡荡。但作为唐军主将,陈觉倒是越发紧张了,越是靠近寿春,越是不得不小心。
天色还不甚晚,刚过午时,行军大阵中,陈觉却已无再进之心,指着军左,一片庞大的淝水浅滩,直接下令,暂止进兵,临岸扎营。
耗费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一座犬牙交错营垒,立了起来。数日的行军,唐军上下,已然习惯了,基本每到驻军地点,都会立刻寨而歇,这般动作,虽则辛苦疲惫,且靡食耗资,但有营垒所依,总让人安心些。
中军帐内,陈觉居上,一副儒将风采,诸将列座,开口道:“诸位,我大军近十万奉命北上,而今终近寿春,汉军营垒,就在四十里外。接下来,如何举措,诸位可有建议?”
陈觉以下,军职最高者为老将咸师朗,作为南渡北将,咸师朗在南唐朝廷混得不错,受到了李璟的重用。随边镐平楚,因功拜为节度使,虽然没当几月,便狼狈而还。失地的罪责,大多被吸引在边镐身上,咸师朗则继续当着他的高级将帅,以熟悉北兵之故,在援应军中,为行军排阵使。
此时闻陈觉之问,咸师朗神情郑重,说道:“陈公,我军自合肥发,一路北来,其势如潮。原料汉军闻之,当派军拦截袭扰,然如今已近汉垒,犹不见汉军动静。以某观之,其中恐怕有诈,还当小心才是!”
“此事,本将也有所考虑。试思之,是否我军兵马众多,军械充足,御备得当,而汉军兵少,围城尚且勉强,见我早有警惕,故而不敢轻动!”陈觉说道。
书生之见,咸师朗心中暗道,想了想,说:“在下以为,此番进军,我军已是准备充分,备足了粮草军械。眼下,已至寿春远郊,汉军必然会有所应对。然不管其如何应对,我们只需稳扎稳打,不给其可趁之机,汉军也不足过分忌惮!
我数万大军,平推至汉军之侧,即便不战,砺兵以威胁其侧,有寿春城内守军相呼应,汉军也必处劣势。拖得越久,则形势于我军利,于汉军则弊。”
“咸使君之言,深合我意!”对于咸师朗之言,陈觉看起来很是认同:“汉军不动,我亦不动,传令三军,加固营垒,稳守寨墙,待探查清楚敌情,再作区处。汉军久屯坚城之下,而今我数万大军周旋于外,汉军必不敢再攻城,已起策应之效。我不急,该急的是汉军!
传令后军许文禛,让他不必着急,按照本将的布置,稳步进军,北上与我汇合!”
“是!”
说来说去,陈觉有大军在手,心里稍有底气,但真让他与汉军作战,心里还是发虚的,再加有皇帝李璟的告谕在,就稳着来,怂着去。若无视细里,仅观浮面,就寿春眼下的形势而言,唐军倒确是占优的。
唐军兵多人众,一旦打通粮道,勾连寿春,则可起到内外呼应之效,又兼主场优势……反之汉军这边,千里远征,师老兵疲,已成两面受敌之态势。
稍晚些的时候,陈觉得报,闻唐军北上,汉军已停止攻城,固守营寨,并且营内欢声甚多,在庆祝上元节。
闻之,陈军虽然意外,却也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念及上元佳人,将士苦于行军,也下令,赏赐将士米肉。
而刘承祐得知唐军的吞兵淝东的举措,反倒更加轻松,与左右笑道:“若陈觉能再大胆些,近前二十里下寨,朕击之还虑寿春守军之背袭。如今,呵呵……”
就在乾祐五年正月十七,晨,安安稳稳过了个节的寿春汉军,在调整布防之后,刘承祐亲率两万余步骑,过淝水浮梁,转道向南,迎战陈觉。

Published in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