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45oy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陽壽已欠費 線上看-第四百七十五章 功德也會通貨膨脹讀書-jf7ri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
起初的时候,李闸的精神力不间断的传来,到后来的时候,就有点断断续续了。
可见距离那片云越近,精神力损耗的越大。
到后来的时候。精神力间隔的越来越大,终于彻底消失了。
“咱们是不是失败了?”大能们纷纷议论。
很快,他们达成共识,绝对不能说失败了,因为一旦失败,李闻就会重新选人。
所以,要说成功了。
其实现在说失败,为时尚早,这种情况,大家之前也已经预料到了。
李闸在临死的时候,肯定会发出来一道精神力提醒大家的。就算他发不出来,喜马拉雅君总能做到吧?
现在任何示警的精神力都没有收到,所以可以大概认为,他们还活着了。
李闻把自己关在钱院长的办公室,缅怀了好几天,然后叹了口气走出来了。
他走到院子里面,看着满院子的精神病人,看着正在滔滔不绝的李阄。
忽然,李闻有点珍惜现在的时光了,因为……接下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李阄正在宣扬他的观点,现在他已经整合了钱院长留下来的遗产,把对天残祖师的崇拜,整合成了宗教。
天残祖师,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灵一般的人物,只要相信天残祖师,就能在人间的终极劫难中生存下来。
甚至李阄编写了一本教义,大到如何敬重钱院长,侍奉神灵,小到如何待人接物,为人处世。
这些信众都很虔诚。
现在钱院长见不到了,李阄成了他们的灵魂人物。
起初的时候,他们看李阄还是在看人类,渐渐的,李阄被他们神化了。
李阄好像也变得无所不能,好像也可以惩恶扬善。
于是,他们掀起了一场对李阄的崇拜。
李阄收集到的念力更多了……
这一天,李阄的信徒开始劝说黄建国。
因为按照李阄的理论,世人都是兄弟姐妹ꓹ 都应该互相帮助。你多劝一个人信奉钱院长,你就多了一份功德。
于是ꓹ 这些人四处寻找不信的人,劝说他们加入钱院长麾下。
然而,在黄建国这里ꓹ 他们碰了钉子。
冷情總裁的退婚新娘 玻璃心碎了
黄建国对那些虔诚的信徒说:“如果我信了,不仅我能得救ꓹ 你也能得救?”
信徒说道:“是啊。”
黄建国说道:“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呢?你信了钱院长之后,已经得救了。你为什么还要来劝说我呢?不管我是不是得救了ꓹ 你都没有危险了ꓹ 不是这样吗?”
信徒说道:“我是没有危险了,但是浩劫之后,是要按照福报分配生活的。福报越高的人,生活的就越幸福。”
“什么叫福报?”黄建国好奇的问。
信徒有点无语的说:“这你都不知道?人生在世,肯定是有报应的嘛。福报,就是好的报应。”
“比如你在路上捡了钱,这就是福报。”
黄建国说:“捡了钱ꓹ 不是应该交给警察吗?”
信徒:“……”
如果不是为了福报,他真想转身就走了。
信徒深吸了一口气ꓹ 强压下心中的火气ꓹ 对黄建国说道:“福报ꓹ 也不仅仅是捡钱ꓹ 比如你升职加薪,比如你迎娶白富美ꓹ 这都是福报的一种。”
黄建国哦了一声:“我以为升职加薪ꓹ 是因为我能力出众。迎娶白富美ꓹ 是因为我风流倜傥。”
信徒:“……你也太自恋了吧?”
他对黄建国说道:“总之,我们要积累福报。所以我就来劝说你了。你加入了我们ꓹ 就等于给我积累了一部分功德,等我到了浩劫之后,就能生活的更好了。”
黄建国说:“话虽如此,好像也没有错,但是我有一件事想不太明白。那我的福报给你了,我怎么办?”
信徒瞪大了眼睛,看着黄建国:“你的福报给我了,关你什么事?”
黄建国说道:“那福报是恒定的吧?世界上一共就有这么多福报。”
信徒说道:“胡说,谁告诉你说福报是恒定的?”
網遊之逍遙神偷
黄建国说道:“不是恒定的吗?就好比大家都在路上捡钱,那钱是谁丢的?就好比大家都迎娶白富美,那白富美有那么多吗?”
“如果人人都加入了咱们这个教派,人人都积累了福报。这么多福报会不会不敷分配?这是不是福报的通货膨胀啊。”
信徒顿时懵逼了。
黄建国有点得意地看着信徒,心想:跟我耍嘴皮子忽悠人?老夫这辈子还没有怕过谁。
而女子看见自己的丈夫侃侃而谈,三言两语让这人无言以对,不由得心花怒放,满心欢喜。
她更加崇拜黄建国了。
信徒想了一会,对黄建国说道:“那也许……福报是恒定的,你的给了我,你的就少了。”
黄建国说道:“是啊,那我岂不是吃亏了吗?”
信徒擦了擦头上的热汗,然后把李阄办法的教义拿出来了。
先打开目录,找到了福报一章,然后又找到了第三小节:福报的获取。
信徒看了一会,顿时恍然大悟,对黄建国说道:“我知道了。”
黄建国好奇的看着他:“你知道什么了?”
信徒说道:“福报这东西,确实是恒定的。至于你的福报给了我之后你怎么办,这也简单,你可以去劝说另外一个人。让他在浩劫中生存下来。于是,他的福报就给你了。”
“至于他,你也不用担心,他可以去劝说另外的人嘛。除此之外,他得到的福报,也会分给你一小部分,毕竟你是他的引路人嘛。”
黄建国哦了一声:“我明白了,就像是树杈一样,分支越来越多。”
信徒使劲点头。
紅蓮軌跡
黄建国说道:“怎么听起来有点像是传销?”
信徒:“……”
特么的,没办法和这家伙聊天了。
现在信徒很想点燃篝火,把黄建国五花大绑然后扔进去。
但是他忍住了。
因为教义的第一章就说了,要温言劝说,千万不能使用暴力,让人反感。
于是信徒冲黄建国笑了笑:“我明天再来。”
黄建国:“……”
他有点无奈的对信徒说:“你还来?”
信徒嗯了一声:“越是顽固的人,越需要被说服,说服你这种人,福报很高。”
黄建国无奈的说:“算了,算了,我信了还不行吗?”
信徒说:“你现在只是口头上信了,口头上的信没有用,你需要真的相信。”
黄建国:“……”
信徒走了,很快来了另外一个。
这个信徒有点鸡贼,想要窃取之前那一位的劳动成果。
妙手邪醫 狂塵
但是黄建国是个老顽固,他也失败了。
在很多个信徒都失败之后,精神病院的人都知道了。黄建国是个没有信仰的混蛋。
最后,来劝说黄建国的人越来越厉害,越来越高级,甚至于李阄都亲自出场了。
其实,李阄不在乎什么福报不福报的,因为这东西本来就是他瞎编出来的。
他真正在意的是念力。
念力越多,他的实力就越强大。当他的念力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可以摆脱李闻的控制了。
现在精神病院有了黄建国这么一个顽固的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李阄收集念力。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黄建国身上,如果李阄能说服黄建国,那么这些人定然对自己肃然起敬,自己的念力还不是暴涨一波?
于是,李阄亲自登门拜访。
两个人在住院部二楼,222号房,展开了历史性的会晤。
会晤是秘密进行的,任何人不得围观,也没有留下任何文字或者电子的记录。
李阄邀请黄建国坐下了,然后布置了结界。
他对黄建国说:“你为什么不信我们?”
黄建国说:“我为什么信你们?”
李阄说:“信了我们,可以在浩劫中幸存下来。”
那抹曾經 魚知漁
黄建国摇了摇头:“这个不可能。”
李阄说:“很多大能都已经相信了。你还不信吗?”
豪門盛愛:總裁的隱婚妻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黄建国说:“有些大能老糊涂了,做事颠三倒四,丢人现眼,难道我也要跟着做吗?有些人晚节不保,前半生清廉为官,后半生去红灯区,难道我也要跟着去吗?”
李阄说:“你不知道能不能在末日中幸存下来。为什么不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选择相信一下呢?至少对你也没有什么损失对不对?”
黄建国说:“我的智商不允许我这么做。”
李阄有点恼火的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挺聪明的?”
黄建国嗯了一声。
李阄:“……”
他叹了口气,对黄建国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农场里面有一群鸡,每天主人定时来喂鸡,于是鸡中的科学家认为……”
黄建国说:“他们在感恩节被杀了。”
李阄:“……”
黄建国说:“你可能想说,科学也有局限性,也有可能看不到真相,然后推广你那一套。”
“其实我可以做一个类比。如果一瓶药,这瓶药号称可以包治百病,起死回生。无论是便秘还是拉肚子,吃了它都能好。你认为这是神药吗?你肯定会以为是假药。”
“以此类推,一个连原理都说不清楚的东西,告诉我可以在末日活下来,你觉得我信吗?”
李阄说:“我就好奇,你信了又能怎么样?”
黄建国笑眯眯的说:“因为我不想把自己的念力给你。我信了,确实没有损失,但是千千万万个我的信任,是一股巨大的力量。”
食戟之最強吃貨
“谁知道你会用这力量和影响力做什么?”
李阄沉默了。
良久之后,他淡淡的说:“我只是在规则内做事罢了。”
黄建国说:“有些规则,不一定是对的。大家都习以为常的事情,就真的是对的吗?”
李阄长舒了一口气:“这么说,你是真的不打算信我了?”
黄建国嗯了一声:“你不要用费劲了。我这块骨头很难啃,你啃不下来。”
李阄点了点头:“好,好,好。”
随后,他忽然拿出一把刀来,抵在了黄建国的脖子上。
黄建国顿时打了个哆嗦:“喂,说好了的。只是口头上辩论,你怎么……”
李阄幽幽的说:“我就问你一句,信还是不信。”
黄建国说:“就算我不信,你也没有必要杀我吧?”
李阄说:“你不信就该杀。”
黄建国哭了:“我不信犯什么罪了?我怎么就该杀了?”
李阄说:“一个人不信,就会带动十个人怀疑。我为了挽救剩下的十个人,不得不让你做出一些小小的牺牲。”
惡魔霸道吻:丫頭戲痞少 流觴蝶逝
黄建国:“特么的,这是传说中的圣母婊吧?”
李阄问:“你有什么想说的?”
黄建国说:“让我信也可以,能不能给我个职位?”
李阄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当然可以。”
随后,两个人打开房门。
李阄斗志昂扬走在前面,黄建国低眉顺眼走在后面。
信众都一脸期待的看着李阄。
李阄大声说道:“这世上,有一种人是天降智慧的。他们是天生要得到救赎的人。只不过他们被尘世污染了灵光。”
“这些人十分聪慧,但是灵光被污染,灵台被遮蔽,所以无法洞见真相。”
“我身后的周围苏渊夜,就是这样的智者。刚才我在房中,已经给他拂去了尘土,让他的思想重见光明了。”
黄建国点了点头。
李阄又说道:“苏兄虽然加入我们比较晚,但是他的智慧非同寻常。所以,我认命他为永康精神病院的主事,有他负责解答你们的疑问。”
众人都一脸崇拜得看着黄建国。
这家伙,简直是一飞冲天啊。
与此同时,李阄的念力也得到了飞速增长。
李闻笑呵呵的看着他们两个,心想:牛逼。
李闻走到李阄面前,微笑着说道:“我也想加入,你觉得可以吗?”
李阄警惕的看着李闻,然后摇了摇头。
李闻说:“这就奇怪了,怎么不让我加入呢?你不是说,钱院长的大门,向每一个人敞开吗?”
李阄说道:“大门向每一个人敞开不假,但是……你不适合加入。”
李闻纳闷的问:“我怎么就不适合了?”
李阄说:“你罪孽深重,就算是钱院长都没有办法救赎你。”
李闻:“嗯?”
李阄脸上露出来得意的微笑。
他觉得自己已经收集到了足够的念力了,可以和李闻叫板了。
现在,不用再畏首畏尾了。

Published in懸疑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