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qqb7e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給萬物加個點笔趣-第860章 聲東擊西?展示-yq9o4

我給萬物加個點
小說推薦我給萬物加個點
听到柳川彦这么说,老人惊讶道,“那如果一切真的像你说的这样,我们怎么办?”
柳川彦手按在茶杯上,然后细细的思索着。半响,他说道,“我们不能坐看他的布局一步步的完成,所以一定要想办法提前破坏掉他的计划。”
老人问,“例如呢?”
柳川彦,“例如…窃取他的机密技术。”
老人眼睛微微收缩。
柳川彦道,“只有获得了他的技术,我们才能进可攻,退可守。”
老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电话。
就在两人聊着苏洋的时候,一个身穿漂亮和服的少女,迈着小碎步走了进来。
来到两人面前,她躬身,然后软声说道,“社长。本田的社长、丰田的社长和三菱的董事说和您约好了,想要聊一聊。他们已经到了门外。”
柳川彦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和老人说道,“走吧。一起。”
虽然柳川彦贵为岛国首富。但是他的企业规模其实比不上来访的三家企业。
不管是本田、丰田还是三菱,他们都是岛国排名前十的企业。而迅销集团则只排在了40多位。
尤其是丰田汽车,它更是蝉联多年岛国第一,涉及汽车、钢铁、机床、农药、电子、纺织机械、纤维织品、家庭日用品、化工、化学、建筑机械及建筑业等多个行业,是真正的超级财团。汽车产业只是他们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所以面对这三家企业的高管,柳川彦即使辈分高,也不敢托大,亲自出来迎接。
跟着那个和服少女,柳川彦和老人不一会就来到了门口,见到了已经坐在会客室聊着天喝着茶的三个高管。
见到柳川彦到来,三个高管也纷纷起身,问候。
岛国的长幼尊卑还是很重要的。柳川彦毕竟是所有人的前辈,地位也高,所以三家企业的高管也都很给予面子。
于是,这次会谈,就在一切和谐中开始了。
迎接了这三个人,柳川彦带着他们来到了一间专门的会客室,然后让和服少女从外面关上了门,五个人,开诚布公的聊了起来…

在岛国方谋划着阴谋诡计的时候,苏洋这边也没闲着。
从大都把海蛇接了回来,苏洋在酒店里,屏退了其他人,然后和海蛇聊了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苏洋,“你这次做的很好。我在东度都听说了你的事情。”
海蛇笑嘻嘻的说道,“都是主人指导的好。”
苏洋道,“你控制的那个帮派老大不会出问题吧?”
海蛇道,“不会的。放心。”
苏洋点了点头。
海蛇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的说道,“那主人,接下来我还是按照计划来做吗?”
苏洋再次点了点头,“现在一切都没有变化。你继续按照计划执行就行。”
说完,他顿了顿,“这段时间,你先留在我身边,偶尔出来,让其他人看到你,知道你。然后你背地里返回中亚,控制着中亚那边不要在这种时候闹出幺蛾子。”
海蛇舔了舔嘴唇,笑道,“放心吧。主人。不会出幺蛾子的。我现在控制了耶门,也渗透到了沙特伯,只要我这边的人拖住他们,不让中亚的石油联盟国针对我们的石墨烯电池开会讨论。相信那边短时间不会有什么动作。”
“等我们的计划执行完,我们再放开限制,甚至推波助澜,让中亚那边掀起反对浪潮。”
“一切神不知,鬼不觉。”
苏洋点头,“另外,哈威夷州长那边你也要注意。多盯着他。他毕竟还不是自己人,很可能不用心办事,要确保他会按照我们的计划执行。”
海蛇再次比划了个“ok”的手势,“主人放心。就算是死,我都会完成这些任务的。”
苏洋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表示自己信任他。
和海蛇聊完之后,苏洋给珍妮特通了个电话,然后询问了一下他开发太平洋黄金矿场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苏洋重创岛国经济的计划,可是很需要这些黄金。
珍妮特说他已经把自己所有的近卫军全都派了出去,全力种植黄金椰树。相信很快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黄金产生。
而现在的话,黄金还不太多,只能起很小的作用。
苏洋没有多说什么,甚至都没让他加油,珍妮特一向是最让苏洋省心的妖怪。

此时,柳川彦那边还在开着小会。
柳川彦坐在主座,对着下面的三个高管和老人,说道,“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这是我的分析。苏君一定是盯上了你们这些汽车公司。”
三个高管并不像那个老人一样,得到了柳川彦单独的指点和解释。他们骤然听到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不由的面面相觑。
本田的社长不由的问道,“这应该都是推测吧?”
柳川彦点头,“是推测。但我几乎有九成的把握是真的。”
本田的社长问道,“苏君有这么大的野心?想一口吃下我们三家企业?我们三家任何一家拿出来,都比嘉点集团的市值大的多吧?”
柳川彦喝了口茶,然后从座位底下,拿出一份资料,递给他,“这是我当初让人调查的苏君的资料。在他的发家历史中,他有数次是攻击其他企业,然后把该企业打垮,吞并,融入自己的公司。而且,其中至少有三场是以弱胜强。”
“这是他的商业习惯。也是他发展这么快的原因。”
“我相信在座的人都懂,一个资本家的商业习惯有多么重要吧?”
听到柳川彦这么说,几个高管连忙看了一下苏洋的这份资料。结果确实像柳川彦所说,苏洋手中的企业大部分都是吞并过来的,而且其中很多都是苏洋以弱胜强,然后吞并的。
至于商业习惯,这本身就是商战当中很关键的一个因素点:每个人都会有自己最擅长的东西和最喜欢运用的能力。而在商业行为当中也不例外。
所以商业习惯就是这个人在以往的商业行为中最常用的手段。通过这些手段可以大概率的推断出这个人下一步大概率做什么。
所以这份资料真的算是给了苏洋“狼子野心”的一个证据。
三家企业的高管不由的也脸色凝重。
最后还是三菱的董事先开口说道,“其实我们也不用这么悲观。毕竟看之前的案例,大部分都是苏君故意示敌以弱,然后趁其不备,发动袭击。”
“而现在,我们都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就算是苏君,相信也很难再偷袭我们了。”
柳川彦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所以这次我之所以说这么多的原因,也就在于这。希望你们和他合作的时候,一定要保持警惕,不要被他给利用了。”
本田汽车的社长思索了一会,道,“他之所以盯上我们,其实也可以理解。汽车行业本身是我们民族的支柱企业,而且因为汽车的售卖周期比较长,成本也比较高,而他又有最先进的技术。所以就非常容易发动攻击。”
“比如他可以和我们合作汽车系列。要求我们必须在一年内生产几万台汽车,我们如果没有警惕,很可能会答应,然后开始准备模具和配件。”
“这时候,他釜底抽薪,终止合作。这些东西全都会砸在我们手中。到时候对我们造成重创。”
“虽然这些损失相比整个企业而言,最多只是伤筋动骨,远远不到生死存亡的时候。但是别忘了生产这些模具、配件,大部分动用的都会是我们的现金。没了现金,我们很可能周转发生困难。”
“而且他都不需要直接击溃我们,他手中有技术,只要制造困难,拖住我们,我们就会很快衰败。”
“到时候,他就可以顺势收购我们。拥有我们在全世界的生产线、销售线。”
被本田汽车的社长一补充,在座的几个人除了柳川彦之外,全都倒吸一口冷气。因为他们觉得这个方法很可能奏效。
指不定,这真的是苏洋的计划!
丰田汽车的社长说道,“其实苏君用的是阳谋。他手中有着新能源技术,根本就不怕我们不上钩,我们不可能绕过他的。”
这话一说,在座的人再次沉默了。
三菱公司的董事开口道,“所以最终还是要落到那个新技术上。”
他说道,“我们必须要得到这个新技术。只有得到这个电池的新技术,我们才能不让我们民族的汽车行业被冲击。”
“我可不想做整个国家的罪人。”
几个人在来之前就已经有了这种想法。但是在柳川彦提醒之后,他们再次意识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
想到这,几个人看向了柳川彦,“柳川君,我们这里面和苏君关系最好的就是您了。希望您能看在整个岛国的面子上,去试探一下他的新技术。”
“必要的时候,我们愿意动用一些特殊手段,来得到这种技术。”
柳川没有犹豫,用力低头,“为了大和民族。”
几个人也一起用力低头,“为了大和民族!”

送走了几个人之后,老人和柳川彦往院子里走去。
在路上,老人小声的说道,“如果按照您现在的推断,我们认为的金融业是苏君的主攻方向,其实是被骗了。”
“他是故意做出了这种假象,让我们没留意到汽车行业。”
柳川彦目光深邃,他思索了一会,“也许吧。从现在的情报来看,金融确实是苏君的烟雾弹,汽车才是他的主攻方向。但…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自己好像把一头猛兽给引入了自己国家。”
“三井桑,现在我真的有一丝后悔。也许我当初就不该放苏君进我们国家。”
说到这,柳川彦停下脚步,目光迟疑的念叨着,“不过,金融…”
“金融真的不是他的主攻方向吗?”
“他会不会其实依然在声东击西?”
老人道,“应该不会吧。他的钱并没有很多,一个方向他都不一定能成功,更不用说两个方向了。”
柳川彦听了以后,思索了一会,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对。所以他一定是主攻的一个方向。那应该就是汽车了吧…”
说到这,他还是叮嘱了一句,“让人盯一下苏君在金融方面的动向。不要让他声东击西了。”
老人点头,“是。”
说完,柳川彦像是想到了什么,再次叮嘱了一声,“对了,让人通知一下外务省,让国家对外汇注意一下。不要被钻了空子。”

与此同时,东都、伦顿、牛约,三大金融市场,突然出现了几家金融公司,开始分批买入了日元做空期指。
这种金融衍生品,是与日元挂钩的期货。只要日元贬值,那么这种期指就会盈利。说白了,就是和市场对赌日元的汇率波动。
随着大批日元做空期指被买入,又出现了几家公司开始和各大金融市场借入日元。而他们的抵押物除了美元之外,就是世界上最硬的硬通货:黄金!
各大市场本身就是做这种买卖的,所以没有犹豫的就做了相关的抵押。
但问题是,这个买卖却不只是一笔,而是一笔接一笔,像是无穷无尽一样。越来越多的日元被借走,然后卖掉,日元汇率开始渐渐的向下降低。
外汇的波动第一时间被柳川彦安排的人注意到了。所以很快,这个消息就传到了柳川彦的耳朵里。
柳川彦看着情报,陷入了沉思。
有人在对赌日元贬值…?
外汇?
苏洋的攻击方向是外汇吗?
他不会是个这么不明智的人啊。
柳川彦眉头越州越深,有点无法理解。
要知道,岛国是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拥有的外汇储备仅次于中国。而日元也是全球第三大货币,交易量非常巨大。想要操纵日元汇率,太难了。
而且,岛国几乎实行零利率,是全世界最重要的避险货币之一。
光在08年到15年间,日元就升值了接近30%。
全世界无数做空日元的操盘手,都亏的输掉了裤子。
苏洋凭什么认为自己可以以一己之力把日元给打下来?

Published in其他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