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dj6mz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圍棋傳奇 愛下-第六五三章 特事特辦展示-qfrx4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听说是去怡红院,赵道恺当时就眉开眼笑,这绝对是他最大的爱好之一:
“好的好的,你先等我会,我收拾一下…….”
等赵道恺“收拾”好,这都已经是十多分钟之后的事了,李襄屏吐槽道:
“一个怡红院而已,你有必要搞到怎么郑重其事?又不是带你去相亲。”
“差不多差不多,这可是怡红院啊!当然要收拾得利落点……对了,中戏好几个校区,咱们今天去哪?”
“就西城那个老校区。”
“西城那个……哈,李大棋圣,要不咱们把大甜甜给叫上?”
“叫,叫她干嘛?你怎么突然想到那个小丫头。”
“小丫头正准备今天报考中戏呢,现在应该就在西城附近。”
听了赵道恺解释,原来大甜甜出了一张唱片后,完全不被市场认可,扔到唱片市场连个响声都没听到,她和她的团队痛定思痛之下,终于知道小丫头根本就不是唱歌的料,于是决定转战荧屏,于是大甜甜现在也在接受课外辅导,准备今年下半年报考中戏或者北影。
听说大甜甜也在接受培训,李襄屏来了兴趣:“行,你先打电话和她约一下。”
电话拨通,小丫头却说她现在就在学校附近,于是约好见面的地方,两人开车前往。
到地儿之后,现在距离和常老太太约好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于是两人先去见大甜甜。
李襄屏有段时间没见小丫头了,于是见面他就开玩笑:
“大甜甜,真的是你么,我不是在做梦吧……”
“去你的。”小丫头笑颜如花,打断李襄屏的口花花:
“李襄屏,你真的要去当演员了呀?”
“业余,业余演员,我早就跟全国人民承诺,这部“大国手”将是我第一部戏,也会是我最后一部戏,所以小丫头,你最好别称呼我演员,还是把我看作职业棋手吧。”
“好好好,李大棋圣,”大甜甜继续笑颜如花:
“大棋圣我问你件事,这部戏的演员都已经定了吗?”
“还早呢,还有很多角色没有最后定。”李襄屏顿了顿,他盯着大甜甜笑道:
“怎么,难道你景大小姐,也对这个项目感兴趣?”
“何止是我,对这个项目感兴趣的人多了。”
接下来大甜甜给李襄屏讲述她在学校里的见闻:原来到了现如今,这部“大国手”的确引来整个娱乐圈极大关注,说是“人人侧目”丝毫都不过分。
首先这是央视的定制剧,朝廷台甚至早就已经放出风声,说这部“大国手”,将是他们今年推出的年度大戏之一。
朝廷台的特殊性不用多说,仅这一条,就能引来相当多的演员趋之若鹜。
另外李襄屏将本色出演,他将以一个现役职业棋手身份扮演古棋圣,这就已经为这部戏赚足眼球,尤其是他之前的“请全国人民作证”,更是让这部戏直接出圈,真正达到未播先热的地步。
而除了李襄屏的因素之外,王老头的影响同样也不可忽视,尤其是在影视圈内部,王老头可谓大名鼎鼎,不夸张的说,几乎所有有追求的演员都希望得到他的认可,以能上他的戏为荣。
本来有了以上几点就已经足够,偏偏赵家栋还不消停,他三天两头放出一些消息,比如说在最近,他表示这部“大国手”已经引起日本人的兴趣,日本人不仅已经答应引进,甚至还准备直接参与投资搞联合拍摄云云——-
要知道现在可是还2006年,仅这一条消息,就足够让部分热血青年打了鸡血一般,莫名感觉特别骄傲,莫名与有荣嫣。
所以这样的项目,能引起热议非常正常,很多演员想参与其中,这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李襄屏盯着大甜甜笑道:“呵呵真是难得,难得你堂堂景大小姐,居然也会对这种小众题材感兴趣,不过可惜呀,这基本就是部男人戏,女性角色本来就不多,更没有适合你扮演的……”
还没等李襄屏说完,赵道恺笑着插话道:
“绣琴啊,我听说第一女主现在都还没确定,我说李大棋圣,凭借咱们和甜甜姑娘的交情,要不你跟剧组推荐一下……哈哈,我实话实说,我倒真想看看你们怎么扮演情侣。”
“哈哈。”
李襄屏当时就打个哈哈:“想扮演绣琴,这个可能性为零。”
见到小姑娘的脸上当时就有点不好看,李襄屏赶紧甩锅道:
“呵呵,大小姐你可能不知道,这个项目的选角是王老和道恺他爸在负责,我早就听他们说过,这个第一女主角的人选,不会考虑20岁以下的女演员,连刘天仙都不行,所以大小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听到李襄屏这样说,现如今还没什么心机的小丫头难掩失望之色:
“这谁定的规矩呀?怎么这么不近人情。”
李襄屏耸耸肩:“王老头定的喽,大小姐,王老头的名头,你应该总是听过吧。”
听到李襄屏这样说,大甜甜终于无话可说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李襄屏考虑到大家伙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这样一见面就这样打击人家好像有点不好。
于是他灵机一动,对小丫头说道:
“对了大小姐,这个女一号你不符合条件,女二号却是符合,要不你去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拿下女二号的角色。”
“女二号?”
“女二号!”
听到李襄屏这样说,那别说是大甜甜了,连赵道恺都惊讶:
“这个女二号是个什么角色呀?”
李襄屏微微一笑:“女二号名叫俞九娘,她是范西屏的夫人,在真实历史中,她也是范施二位棋圣的小师妹……”
在把这个角色简单介绍一番之后,李襄屏盯着大甜甜笑道:
“哈哈景大小姐,咱们虽然没法扮演情侣,但你扮演我的小师妹却正合适,嗯,合适!我现在觉得你越来越合适,你要真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和道恺他爸联系一下。”
现在的大甜甜还没入圈,还不是后来那个用金钱堆砌出来的绝对一番,因此听说是这样一个角色,她当时还真的心动。
至少是她本人已经心动。
当然喽,连李襄屏都知道,这个时候的她其实做不了自己的主,这么大的事情,她肯定要和她背后的团队商量一下。
“我考虑一下。”
李襄屏微微一笑:“行,你慢慢考虑,这样大小姐,我和你们常老师约好的时间快到了,咱们回见,你要是考虑好了,可以直接和道恺他爸联系。”
“好呀,那咱们今天就到这,李大棋圣,拜拜,我以后联系你。”
大甜甜就这样急冲冲走了,可能是急着和她背后的团队商量,而李襄屏和赵道恺散步走进校园,路上赵道恺询问李襄屏道:
“哟,女二号呀!你觉得现在的小丫头能行。”
李襄屏笑着对自己的死党道:“首先一点,这个女二号的人设就是个邻家小妹妹,咱们其他不说,首先这点你必须承认,大甜甜的外形和气质,符合这样一个人设吧?”
赵道恺点头道:“这点没得说,至少现在的她,只要能做到本色出演就行……对了,你刚才说“首先”,难得还有第二第三点?”
“当然有。”李襄屏继续笑道:“这个俞九娘,虽然名义上是女二号,但确实只是名义上的而已,出境的几乎很少,我是看过完整剧本的,我知道这个角色,在整部电视剧中出境还不到15处,戏份可能比绣琴身边的丫鬟还少。”
“哈!这不就一个打酱油的喽,难怪你刚才会做个顺水人情。”
“这个人情能不能做成还不知道呢,”
李襄屏笑道:“我刚才也就随便提上一嘴,至于最后能不能成,一来要看你爸那边,二来也要看小丫头后面的高人,所以只有有一边不情愿,这事可能就成不了。”
“哈哈说得也是……”
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来到常老太太的办公室,可能是昨天的表演真的让老太太很满意吧,今天的她却是和颜悦色多了,全然不像昨天那样高冷。
只可惜在之后的交流中,尤其常老太太拿出一份培训计划,是她专门针对李襄屏个人制定的训练计划,两人却再次爆发了矛盾。
矛盾不是这份计划不好,而是在李襄屏看来,这份计划是在是太全面太系统太专业了,看老太太这意思,她倒是真把自己当成中戏的学生,想把自己打造成一个职业演员。
很明显,这样一份计划是李襄屏无法接受的,且不说他并不想去当一个影视明星,而且真按照这份训练计划执行的话,那最近半年时间别说去参加职业比赛了,他连北大的书都念不了。
在常老太太的办公室,李襄屏当面表示拒绝,用很委婉的方式表示拒绝,然而他虽然自以为很委婉,老太太的脸却当时就垮了下来,并直接给赵家栋打电话,表示像李襄屏这样的学生她教不了。
也不知道有意还是巧合,就在这个时候,王老头一摇三摆走进老太太办公室:
“哈哈小常,我听人说你昨天回来后还挺积极,连夜就赶出一份训练计划,怎么样,要不把你的计划给我老头子看看。”
老太太冷冷道:“我积极有什么用,我的计划都被人当面否了。”
“哈哈是吗。”王老头打个哈哈:“那先给我老头子看看。”
于是就在常老太太的办公室,王老头当面翻看那份培训计划,等他看完,老太太请他说一下自己的意见:
“呵呵呵好计划呀,这份计划的专业性那也没谁来,国内我看除了你小常,其他人就制定不出怎么高水平的计划。”
王老头先给老太太带了一顶高帽子之后,然后他才继续说道:
“不过小常,我看你这份计划,好像是陷入一个误区啊。”
“误区?”
王老头点头道:“没错,误区,从这份计划我能看得出来,你对襄屏其实还是挺看重的,你欣赏他的天赋,有意把他打造成一个大明星,不过你可能忘记了,襄屏首先是个棋手,一个职业棋手,他并不想当职业演员,襄屏啊,你自己说是不是?”
听到王老头突然转向自己,李襄屏连忙点头,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王老头继续对常老太太说道:
“小常啊,可能你不会下棋,不知道襄屏在围棋界的地位,可是老头子我知道啊,不怕和你说实话,其实对于襄屏的表演天赋,我比你更欣赏,我也觉得他不当职业演员可惜了呀,你要知道,在现如今的世界棋坛,襄屏可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他被围棋界誉为几百年才出一个的围棋天才,小常,你扪心自问,就算按你的计划去打造他,你有把握让他在影视界达到什么高度?”
王老头这话貌似真起作用了,常老太太这时开口道:
“王老,那您的意思…….”
“很简单呀,襄屏既然情况特殊,那咱们就特施特办,专事专办,人家都已经说了,这辈子就这一部“大国手”,那咱们所有的培训也只围绕这一部戏来,我看这样,现在完整剧本也已经出来,那咱们就直接安装剧本走,你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教,襄屏也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学,咱们争取在正式开机之前,让他对所有镜头都了然于胸,襄屏,你有没有信心?”
李襄屏一听,这看似最笨的方法,然而结合自己的情况,这其实也是最适合最省心的办法。
于是他再次点头,如同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常老太太陷入短暂沉默,坐在自己位置上半天不吱声。
王老头笑盈盈的加了一句:“小常,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啊?”
常老太太苦笑一声:“既然是您王老开口,那我还能说啥,不过王老,就您这个特施特办的方法,其实也有现实的困难。”
王老头笑道:“你说说看。”
“我也看过你们的剧本,假如真要采取这个笨方法的话,那就需要找人和他配戏呀,其他的不说,范西屏和绣琴,这两人和他有大量对手戏,假如没人配戏的话,连这个笨方法都不行。”
王老头似乎早有预料:
“呵呵常老师,您忘了您这是什么地方?这对你来说算什么事?对了,你刚才提到的两个角色,我都忘了告诉你,这两角色现在都没定呢,常老师,我相信你也听过外界的说法,都说北影出明星,只有咱们中戏才出真正的演员,嘿嘿,我这辈子最后的这部戏呀,我还真希望能用几个真正的演员,而少用那些什么个明星。”
听到王老头如此明显的示好,常老太太终于来劲:
“王老,这话可是您说的呀,我在这给您记好喽。”
而来劲之后的她对李襄屏的态度也好了许多:
“这样,李襄屏,你今天先回去明天再过来,我今天要先修改一下计划,然后再帮你找几个陪演,对了我丑话说在前,陪演我肯定会在我的学生里面找,就当他们勤工俭学吧,所以要收费的哟。”
李襄屏对这点费用毫不在意,他更关心的到底是谁:
“这个…..常老师,您都准备找那些人呀”
“不知道,现在连我自己都没想好呢,你明天来吧,来了你就知道。”
于是到第2天,李襄屏再次在赵道恺的陪同之下来到怡红院,他看到常老太太已经挑选好好几位学生,而其中一位竟然是李襄屏认识:
“哈,丫丫……姐,怎么是你?”

Published in競技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