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cwoe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白首妖師 txt-第二百五十六章 打破枷鎖閲讀-7gi3k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世人皆言,养后天之气,有四种方法,分别便是读书,传度,吐纳,服丹,其中以读书为最,因为读圣贤书,明大道理,可以养浩然之气,此气精纯者,据说可以与先天之气相当,当然,这只是据说,谁也没有听过,便如鹤师弟,他就是本命《书经》,读圣贤书的,可是我们都看到了,他的根基虽然也不差,但也只是比起那些散修邪修来不差而已……”
方寸非常认真的讲着,但没有说些很高深的话。
与“讲道”二字相比起来,这时候的他,确实说“探讨”更合适一些。
“所以说,我怎么样才算好呢?”
鹤真章听得愣愣的,不知如何接才显得更有面子,便小声的试探了一句。
“你莫不是忘了,其实很早之前,我们也是讨论过这个问题的!”
方寸笑着向他看了一眼,道:“当初你引我去夜坊购买丹药时,便曾经与我说起,读书明理,便是炼气根本,生而为人,愈是行得正,站得直,自身便会养出气魄,读得书,明得理,一身内息便愈发纯正,便如当时的孟师妹,她道心坚定,守正驱邪,一身内息,便愈发的精纯浑厚,修为精进……我记得你还感叹自己,虽然读书无数,字贴如山,终不如她……”
鹤真章听着都有些懵了,这样的话你也记得?
类似的道理书院哪位学子不会讲,谁不是一讲便如滔滔江水,三天三夜说不完?
若是这样的道理都有助于修行,那天底下不是人人都是修行奇才了?
方寸听了他的话,也笑了,道:“谁说修行的关窍,不能藏在这些老生常谈之中呢?”
不只是鹤真章,便是梦晴儿,雨青离等人,也皆有些诧异。
世间炼气皆言,天资乃是天赐,人之先天之气,生来便有不同,就是有些人,先天之气浑厚,道心便也愈发的坚定,无论修行便是求法,皆可远超常人,便如当年的仙师方尺,又如白厢书院时的孟知雪,但若是方寸说修行的关窍便藏在其中,则让人有些无法理解了,难不成他是想说想,孟知雪遇到了瓶颈,便是因为她的道心不再像之前那般纯粹了?
人人皆知这是假话。
当年的南山盟五子,人人都有可能变了道心,沦落于众。
但大家皆公认,孟知雪肯定会是变得最晚的那一个。
“非因先天之气,所以道心坚定,而是道心坚定,所以先天之气愈强!”
“非是改了念头,才算变了道心,而是道心蒙尘,这才会换了念头!”
方寸轻声的向他们讲述着:“心者无相,心本就是最不讲道理的;三毒七害,难趋难避;吾等生于红尘,而又想要跳出红尘,一息之间,便可有千万杂念;若谨守之,收之,则心不畅快,意之难至;若谨放之,纵之,则心野难驯,浑沌意乱,同样误了自己,不见高天!”
“所以,方二看来,吾等修行的关窍,便在这心意二字……”
“先天之气,便是心之气!”
“若可道心澄澈,念头通达,那么……”
微微一顿,方寸才说了下去:“人人先天之气,皆为三寸三三!”
“什么?”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纵是这些平日里极为信任方寸的同窗,也皆露出了惊骇之色。
……
……
“那位方二公子这点子修为,居然也要聚众讲道?”
“确定不是东施效颦,小儿胡闹?”
而在方寸与诸位同窗落座于小楼之上,探讨修行之路时,周围也不知道有多少炼气士露出了些惊异之色,首先的,自然是觉得可笑,讲道之事,关乎一个身份,整个清江郡,自认为有资格讲道的又有几个,别说是凝光,怕是金丹境界,也只有寥寥数位老修可以……
这位方二公子之前人人皆知乃是筑基境界,讲个鬼的道?
再加上,如今本来就是整个清江郡暗流涌动,波诡难明之际,他又哪里来的心情讲道?
“此前听闻,这位方二公子曾经在乐水、云欢二宗,分别指点别人开悟,突破境光境界,虽然听起来神乎其神,但却未必没有道理,如今他既敢腼着这么大个脸讲道,说不定还真藏了什么门道,无防,且让门下弟子,过去听上一听,真有什么问题,也好及时反应……”
种种猜疑之中,很快便有很多炼气士,自四面八方而来,向洗云楼走去。
修为高深者,自然可以防空听讲,只不过,这等行径,无异于偷听,尤其是在别人说明了自己是在讲道之时,再用这等窃听之法,便有可能落人口实,所以这些炼气士选择的方法都是一样,不敢当着方二公子做这等无礼之事,而是找了可靠的心腹弟子,去看个究竟。
这些弟子,或是抱着轻蔑,或是狐疑之念而来,悄然登上了小楼,脚步渐渐慢了。
渐听得了几句,便是他们的脸色,也顿时微微发生了变化。
……
……
“方二公子,何为心之三毒?”
“贪、嗔、痴!”
“何为意之七害?”
“喜、怒、忧、思、悲、恐、惊!”
“这……这些都是人之常情啊……”
“自然是人之常情,要不又如何能说是难趋难避?”
“避不开怎么办?”
“从一开始,就不该有避的想法!”
方寸看向了鹤真章,道:“鹤师弟,你心里最想做什么?”
鹤真章见许多目光都向自己看了过来,略有些不自在的耸了耸肩膀,道:“自然便是诛邪守正,心怀天下,我愿承圣贤道理,继浩然大道,教化万民,使这人间澄清……”
他还没有说完,方寸打断了他,道:“不,你不想!”
鹤真章表情更不自在了,心里闪过了许多解释,最终却还是想在方寸面前说实话。
他无奈的看了孟知雪一声,苦笑道:“很早之前,我便也想过学着孟师姐那样,做一个守正辟邪的好人,可我实在是学不来啊,她这样道心坚定的人,谁人能学得来呢?”
方寸笑道:“人人生而不同,又何必强求一样,况且你心里不这么样想,便是学她,也是照猫画虎,没准修为更为艰难,事情的究底,还是我问你的那句话,你究竟想做什么?”
方寸看着他,笑道:“便如,沉于酒色之间,便如,流连花丛酣眠……”
鹤真章的眼睛,明显亮了几分,但很快便又黯淡了下去,坚定道:
“不,鹤某本命经乃是《书经》,怎么能做这等事?”
说着似乎大义凛然,只是似乎越说越心虚了。
方寸笑道:“谁说本命《书经》,便不能流连花丛了,若是连自己心里真正想做的,都做不到,那又如何能够悟出真正的大道之理?鹤师弟是个正经人,惟愿学圣贤道理,只怕被人骂作不务正业,但在别人骂我太疯癫的时候,又何尝不是我骂别人看不穿的时候?”
此言一出,鹤真章整个眼睛都直了一下,呆呆看着方寸,只差骂出离经叛道四个字。
之所以骂不出,实在是他说的话,竟像是直接入了心坎。
而在周围,此时越聚越多的炼气士们,也都听得瞠目结舌,只觉闻所未闻,但偏偏听着十分有趣,已是一个一个的坐了下来,更有些人,却是已经真个听进了心里去了……
“逛花楼就能修为大涨吗?”
一边的梦晴儿看看鹤真章,已有些吃惊:“那我怎么办?”
“适合孟师妹的,不见得适合鹤师弟,适合鹤师弟的,又不见得适合你……”
方寸笑着向了梦晴儿,道:“你心里最想做的,又是什么?”
“我……”
梦晴儿看了方寸一眼,竟是回答的比旁人更认真些:“我想做云欢宗的真传弟子……不,或许比真传弟子还要强一些,我就是喜欢云欢宗的慑魂法,尤其是颠倒众生那种,我希望自己能修炼到极点,让世间男人都喜欢我……然后我就是不理他们,一个个的踹回去!”
“踹回去了,他们还得回来,踹都踹不走那种……”
整个楼里的男人都吃惊了,转头看向了梦晴儿,脸色尤其古怪。
就连方寸,脸色都变得古怪了些,定定的看了梦晴儿一眼,然后笑着点头。
梦晴儿倒是惊了:“这也行?这可是坏女人啊!”
“心无善恶,意有好坏,心意之间,方有大道通明之念!”
方寸笑着看向了梦晴儿,道:“梦师妹,你上来便否定了自己的心意,如何窥见真实?”
梦晴儿像是被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整个人都懵了。
“方二公子,这……这不对吧……”
孟知雪听得已是一片愕然,忽然着急道:“倘若,倘若真如你所说,每个人都遵从心间之意,不顾仁义道德,那岂不是……全都会变成那等自私自利,营营苟且之辈?”
“人心自有善恶之念,谁说由心就会自私自利?”
方寸转头看向了她,笑着道:“孟师妹,你如何静心自问,如今陷入瓶颈,可是因为顾虑太多,思虑太杂,反而不像从前那般纯澈通明?既然做人做事,无法确定哪一个更好,那何必全不理他哪个更好,只忖心自问,哪个更无愧于心?哪个才是自己真正想要去做的?”
“人心其实从来不需为难,只需要……”
“守着本心初意,然后……”
方寸悠悠轻叹,一身神棍光环,轻轻指向心脏位置:“打破枷锁!”

Published in仙俠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