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vm0l4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重生之激盪年華 ptt-第757章 戰略面孔模糊相伴-5ivan

重生之激盪年華
小說推薦重生之激盪年華
在经营之圣的面前,温晓光保持了谦虚的姿态,尽管今天使用Line的用户超过2亿人,在日本国内更有超过6000万的用户。
不过它们也有自己的问题。
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在中国是现实,但却不是可以简单复制的现实,Line如今也是明星公司,估值超过60亿美元,是日、韩、台、泰、印尼等国家和地区占有主导地位的即时通讯软件,不过除了在韩国的游戏、在日本的贴纸收入、以及传统互联网企业所能拿到的广告收入之外,这家精美的小公司并没有其他可观的收入来源。
表情贴纸是一项连微信都羡慕的业务,不过一年下来的收入折合人民币也就3亿元,与互联网领域的巨额投入相比真是微不足道。
金凡秀现在是面临着挑战的。
“那些ppt做的很精美,讲的也很好,你谈到了游戏、动漫、音乐、打车业务甚至还包含外卖、支付,”温晓光是不太满意的,他直接打断了正在做汇报的一个日本青年,
Line招收了大多数的日本人,即便是副总经理这样的中高层也是日本人,为的就是要做出符合日本人习惯的产品。
“这些业务都很好,在我们下意识的观念里,日本的音乐、动漫市场都很大,我也认为这很好,”他把视线投向金凡秀,问出了问题,“但是一年、两年前我在北京就说过……就是我们到底要把line做成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当时的答案是一家类腾逊的企业,因为有社交地位所以可以大举进入各个领域,但是现在还像吗?”
温晓光点着桌子,“说句不客气的话,你们是在扩张业务的压力之下,把能想到的领域都投入一遍,我刚刚还看到金融和电商。”
忽然之间会议室里变得鸦雀无声,没有人再敢说一句话。
“简单模仿就成功是不可能的,腾逊有游戏的巨大收入,但在日本网游的发展你们都明白。”
这是个端游大行其道的国家。
而且人口规模也不一样,人口规模背后就是市场规模,虽然Line在其他国家也有业务,但全部人口加起来可能还不如长三角加珠三角多。
既然温晓光批评了,作为老板就要给出改正的意见。
不过金凡秀有些迷惑,他的工作内容有很大的自主权不假,但是分季度的都会将情况上报,像是进入新的领域总部肯定是知道的,
还是说……是他们自己没有做好吗?
事实上,因为背靠微拓,金凡秀的扩张步伐比原时空中的line更加激进,温晓光踩刹车是有他的理由的。
因为上午的会议并不愉快,中午用餐时分连食堂都是紧张的,理由很简单,既然大老板对于一些业务的扩展不满意,那么肯定会被叫停,这就意味着有些部门是不需要的。
小范围内,金凡秀又去见了温晓光,这家伙午饭都还没吃,翘着二郎腿眉头紧皱的翻着各种报表,看到人进来,头也没抬继续说:“……对于line,北京从来没有过要它成为微信陪衬的想法,我们的目的始终是把它培育成中国大陆之外的东亚社交霸主,当然,在全世界,社交本身都不赚钱,这也是你的现实困难。”
不管是微信和whatsapp都是如此,一旦通过广告等方式增加收入,牺牲的就是用户体验,所以whatsapp卖得好,丢给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他们有赚钱的办法,
微信原本在腾迅手里活的也好,因为也是大公司可以利用它赚其他方面的钱。至于说在温晓光的手里,这家伙是有先知,于是利用了流量做头条、抖音也找到了巨额营收的路子。
对于金凡秀来说就不一样了。
“关于定位问题,也许是我们想的还不够清楚,Line的选择的确过于传统和保守。”
传统和保守?
温晓光轻笑了一声,“你是想说社交软件的企业,也不外乎就是做音乐、动漫、游戏这一类的吧?”
金凡秀当然不会直接的讲出‘人家都这么干’,这相当于说自己无能。
但是事实如此,他也没有否认,而是保持了沉默。
温晓光抬头,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看了你的这些数字,我很想粗暴的把投入最巨大的业务砍掉,不过还是由你来选择吧,千万不能什么都做,我相信不管是打车还是外卖做出来都赚钱,但是最后我们自己会迷惘。昨天稻盛和夫说过一句话,做企业最怕的不是向后,而是向左和向右,四处出击看起来哪儿都像是向前,最后就找不到向前的方向了。”
“温总,您还是uber的股东。”
“嗯,我知道,所以我让你选,line的打车业务你可以直接卖掉,或者和他们合作成立新的公司。”
一般会较少选择直接卖掉,眼下才2014年它们都是有增值空间的。
温晓光也不想一直发脾气,“我对你的工作总体上是很满意的,line各方面的表现都很好,战略面孔模糊只是我担心的一个隐患而已,大部分业务都是有价值的。”
现在表面上这家公司还欣欣向荣呢,市场的估值是一浪高过一浪。战略面孔模糊是导致未来会出现的一些问题,而且容易形成恶性循环,这是2018年、2019年line出现的困境。
金凡秀压力也不小,“如果因为害怕风险、限制投入,很多领域会被别人抢走。”
“你选择去做仅仅是因为害怕别人占了,”温晓光反问道:“这样的动机是有问题的,说穿了就是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不是嘛?”
他站起身,“行了,不必为这个争论了,找出几个方向砍掉吧,把精力放在剩下的领域里。”
随行的贺楠知道,当老板讲出这句话剩下的就不用再争论了,执行就可以了,如果还不执行那就把执行的人换掉。
说来也奇怪,当初O2O起势的时候,在微拓这样的争论也有,但温总就是压着不让动,现在他才发现微拓是这样的健康:
选择的两个方向收入增长强劲,同时也不缺乏针对支付、云计算这样的未来布局,而在眼前大火的那些外卖、打车则都是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进入。
如果当初听了众人所请,那今天微拓的负重可就有些可怕了,这样蒋凡就该头痛,因为没有余力再去支持小微支付了。
“……这是好事。”蒋凡一向沉默寡言,面对金凡秀的微微失望他也不带什么可怜,在他看来这真的是好事,“我有一次问过。”
贺楠疑惑,“问了什么?”
“为什么我们不做O2O。”
“他怎么说?”
“温总说,如果一件事上半年做的下半年就看到成果,那就不必做,即使成了也是小成就,没什么意思。”
贺楠觉得老板有战略眼光当真有幸,他领导着所以公司目标非常明确,大家都知道往哪儿使力,不过嘴上还是说了笑,“年纪不大,脑子真是老成。我还以为你是打linepay的主意。”
“服务对象不一样,我的目标是走出过的中国人,有什么好打主意的。”
贺楠也很希望蒋凡说的是对的,这样line的前景也会更加健康和明朗,毕竟这也是微拓旗下发展最好的公司了,希望未来的确可期。

Published in都市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