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wqa超棒的都市异能 亂晉我爲王討論-第二千五百四十六章 後手頻出(一)閲讀-7g4e5

亂晉我爲王
小說推薦亂晉我爲王
英雄气概,大漠如歌……
经过一番生死考验,其实大部分的强者对于靳商钰都是有着一种亲近之感。而靳商钰也是拿出了一种很是包容的态度来对待诸多的强者。
当然了,对于这里的人,靳某人还是要区别对待的,比如说专门从北方奔行而来的段部三人组,就是靳商钰最大的恩人。
“段老,真的要谢谢你们!如果不是段老的强势出击,恐怕伊剑子他们也会有失!甚至是我自己都有可能受到大的伤害!”
“公子严重了!其实,我们做的还是不够的!当初在北方,我们已然在王爷面前立下军令!公子在,我们在,公子若是出事儿了,我们也会跟着一并上路!”
“段老,谢谢!”
“商钰啊!你,你其实在段部中的地位绝对不是普通人的地位!这一点你要清楚啊!王爷这一回之所以派我等前来,说到底就是怕你有失!”
“大哥,商钰何德何能,还要您这样守护!放心,有时间,兄弟我一定会再回段部看看的!”简短的对话,却是令得靳某人心绪难平,毕竟左贤王段匹磾对他的看重已然达到了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当然了,这里面肯定有段云烟的原故,可说到底,他们的兄弟之情也是十分的牢固。
就这样,伴着刚刚露出的一抹斜阳,靳商钰等人也是越来越接近大漠的边缘地带,甚至他们已然能够不时的看到低矮的耐旱树种,还有那专门在大漠边缘生存的小动物。
“公子,现在大家的心情都不错!都想着早些离开这里,毕竟大漠之中的危机还是随时存在的!”
“伊老哥,放心吧,告诉大家,入夜之前,咱们会出得大漠,至于以后怎么走,晚上的时候再议!另外,告诉大家不要有什么小心思!”
“这个请公子放心,他们早就知道,宝贝就是靳军的!他们只要活命便好!”
“伊老哥,之前在万急之时,人们的心思可能真是那样想的!可现在不同了!咱们都要出大漠了!说到底,他们原本楚楚欲动的心思,恐怕又要活络起来!”
“这,这个!请公子放心,我会重点强调这个事儿的!”明白靳商钰的担心之事后,那伊剑子也是再度来到了队伍中最为隐秘的区域,那便是装载着各色宝贝的驼队!”
“我等参见大人!”
“北海三雄!其实公子早就说过,你们的长处是在水中!可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用别人来押运,风险还是大了些!”
“伊大人放心,我们兄弟既然归了靳公子,那就不会有二心!”
“好!那个,南都二老他们呢!”
“伊大人,他们都在驼队的最后面,那里恐怕是最危险的!毕竟有些人还是会盯着那里的!”说到最后,此刻的北海三雄也是不再言语,毕竟他们的任务也是很重,不仅要管理着驼队,而且还要保护着驼队!
当然了,作为靳商钰信得过的人,此刻的南都二老,袁梅山庄三人组,包括秦姓老者,还有梅姓蒙面女子等人都是这支驼队的守护着。
只是这里的人也是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随着大家出得大漠,逃得性命,一些小心思也是会从心底缓缓的升腾而起。
就这样,因为靳商钰的提醒,伊剑子也是找到了守护驼队的人,一一讲明之后,便是再度回到了靳某人的身边。
“伊老辛苦了!”
“公子,你,你安排的正是时候!其实刚刚与他们沟通之时,他们也指出了这一点!可,可咱们到底应该怎么应对啊!毕竟离大军接应的地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伊老哥放心!车到山前必有路!另外,今夜将是一个不平凡之夜!毕竟出得大漠之后,各方原本部署的暗手之法,都会一一使将出来!至于明日之时,我会主动解散大队人马!只要他们离咱们驼队远了,就会无事!”
“好!老夫明白了!”某一刻,就在伊剑子将之前了解到的情况报告给靳某人的时候,靳大公子也是把自己的打算讲了出来。
就这样,约莫一个时辰后,伴着西阳西下,之前还无边无际的大漠已然成了记忆中的画面。
到是摆在他们身前的各色人工茅草屋,吸引了众人。
“商钰啊!看来,咱们真是出了大漠!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这些简易的茅草屋都是之前准备进入大漠寻宝之人留下来的!现在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差不太多吧!不过好像茅草屋有些多啊!算了,先让大家各自寻一个地儿住下吧!到了明天,便天各一方了!”
“说得好!有些人,其实老夫现在就想让他们离开这里!”
“段老,别,别这样,毕竟他们也是跟着咱们一起逃出来的!至于他们的小心思,只要是不露出来,咱们也没必要与之计较一二!”说话间,其实靳商钰与段部老者也是第一个进入到了一个相对宽敞的大院中。
抬眼看去,二人也是发现这里的大院仿佛是真正的有人长期的居住过,只不过后来废弃了而已。
“商钰,你来看,这中间的三间草房竟然是连在一起的!而且茅草之上都有硬物压着,说明这里之前确实住过人!”
“是啊!你瞧,连炉灶什么的都有!不对,这里还有一口井!”说话间,其实二人也是在大院中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口很是古老的深井!
稍稍的扔进去一颗小石子,深井中也是传来了水花翻腾的声音。
而在这个时候,大队人马也是缓缓而至,众人死里逃生后的喜悦也是溢于言表。
“大人,看来跟着靳商钰大人走还是正确的!真是没有想到,咱们还是可以活着离开大漠!”
“是啊!当时的情况已然是很糟糕了!若不是靳商钰的神奇出现,咱们都必死无疑!不知道公子对于现下的情势怎么看!是不是还有机会!”
“机会,你们想要做什么!难道你们活着还不是最好的回报吗!你们都给本公子记好了!不得生出那种心思!否则休怪本公子军法无情!”
“公子,可,可咱们这一回出来的目的就是要得到更多的宝贝!如今宝贝就在眼前!难道咱们真的要放弃!”
“闭嘴,你是听不懂本公子的话吗!本公子再最后说一回,收起你们的小心思!一切全凭本公子的安排!否则,军法从事!”说到最后,此刻的拓拔野也是露出了一抹十分决绝的神色。

Published in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