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dffe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笔趣-第647章 陷入泥潭了?(加更1/2)相伴-z72da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2年,10月23日,中途城。
时间宝贵,机动舰队在龙牙门没怎么休整就继续出发,于今日到达了已经改名中途城的宾特罗。
两年前,东海人联合安南人对占城国南北夹攻,逼迫占城国王割地求和,中途城也就正式落到了东海国手里,现在由广南工作组管辖。经过两年的经营,这里也有了一番新气象,有成为中南半岛商品集散地的趋势。
之前机动舰队从科伦坡直达龙牙门,途中要跨越一千五百海里的茫茫大洋无法补给,所以每艘船都搭载了大量的煤炭,占用了不少吨位。而到了中途城后,后段航程隔几百海里就有一个补给站,所以就可以减少载煤量,转而多装点土特产带回去。
现在,舰队中的商务人员就在向本地商站采购一批红木、黄蜡等本地特产,而金庭则与煤水站的几个工作人员攀谈了起来。
南洋地区煤矿并不多,几乎所有的煤都是从安南北部的鸿基煤矿出产的。为此,机动舰队部署了一支运煤支队,定期从鸿基出发,把煤炭卖往各地的煤水站,以供过往的蒸汽船采购,顺便也能满足当地居民消费。因为这个特点,使得运煤支队经常往来各地,成为南洋地区消息最灵通的团体之一,与他们聊聊天,就能够获得不少第一手的新消息。
他们聊了一会儿,当谈到安南的最新局势时,金庭很是惊讶:“宋国的军队还没把安南人的残部清剿干净?报纸上不是说节节胜利么?”
宋灭安南,是这两年来闻名天下的大事之一。去年宋军以雷霆之势夺取升龙府之后,大部分人以为战争就这么结束了——都打成那般一面倒的局面了,都城都拿下了,安南人还能有什么办法?接下来就该是秋风扫落叶,派遣流官将安南重新纳入王土了。
今年金庭主要在西洋地区活动,对这边新消息获取的不多,看过几份旧报纸都说胜利接连不断,怎么听这位顾兄的语气,宋军好像是陷入泥潭了一样?
他对面的顾有才常年来往于鸿基,对安南局势有亲身体会,当即不屑地说道:“报纸上说的不真……倒也不假。要是真打起来了,那没的说肯定是官军赢,但是安南人不跟你打,你能有什么办法?宋国朝廷的新军在安南就那么点人,就像一撮芝麻,撒在饼上没见几粒。要是合兵一处,就找不到人,要是分散出击,说不定走着走着就中了埋伏,再能打也没办法了。总之,打了一年,官军现在就能控住几座城,别的地方还是安南人的地盘。就连鸿基那边,给我们卖煤的还是过往的那几个矿主,朝廷上次派了几个矿监过去,莫名其妙就被人打死了,事后矿里只交了几人出来顶罪,朝廷也没法拿他们怎么样。”
“居然这样!”金庭对此很是惊奇,但还是有些疑问,“可是安南人这是为了什么呢?上次他们抗拒蒙鞑,拼死抵抗,很好理解。可这次是朝廷王师,他们干嘛要这么打生打死,老老实实生活不好么?”
顾有才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你想岔了,安南人可不会跟我们东海人一样在意华夷之辩。实际上,普通安南小民也不在意上面是朝廷还是陈氏,反正给谁交税不是交?但是,安南的土豪、宗室可不这么想。当年陈氏篡位而来,为了收买人心对他们颇多厚待,乡间大小诸事皆委任他们自行处置,形同封建。可现在朝廷占了安南,要降国为路、削藩置县、改土归流,这不就是掘了他们的根基么?所以,他们自然不会束手就擒……
本来这也就罢了,可是去年官军攻下升龙的时候干得不漂亮,让陈氏一族逃了出去。他们藏于山野之间,发号施令,各地土豪群起响应。这可就给官军惹了大麻烦,捉捉不到,剿剿不完,只能躲在城中,催促朝廷增兵了。”
金庭还是一副猎奇的表情:“真厉害啊,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民心所向’?”
……
“诸位,我们现在民心所向,只要坚持下去,一定能将宋狗驱逐出去的!”
安南万劫北部山区中的一处山寨中,陈国峻手持一柄宝剑,神色坚定地对一群兵将如此说道。
这群兵将的装备看上去很是杂乱,没有统一的服色,兵器和盔甲样式也五花八门,而且都有些年头了,整体看上去相比整齐而先进的宋朝新军不值一提。但是,他们神情坚定、士气高昂,在听完陈国峻的鼓动后,当即高举起手中的武器,高喊道:“驱除宋狗,恢复安南!”
这些人,就是附近的一批安南土豪和贵族,也就是所谓的“民心”了。正是有他们的自发帮助,使得陈国峻及其部下能在万劫一带站稳脚跟,不但抵御住了宋军的清剿,甚至还有余力打击一下他们的补给线和小型兵站。
实际上,单有“民心所向”并没什么用。当年金军攻入开封的时候,民心肯定是向着赵氏的,可是再有民心,由一帮不懂军事的士大夫带着,遇到金军就一触即溃,那又能干什么呢?
但安南的情况就与当时的北宋截然不同。这里的政治体制更落后,但也更适应现在的形势。李、陈二朝在安南经营数百年,在基层留下了大量的豪强,而安南不兴科举,甚至还为了避免军队衰落,特意禁止武士阶层学文。所以,这些豪强可不是只会读书的士大夫,而是真有功夫的。他们既对陈氏有一定的忠义,又因宋军的入侵而切实地利益受损,所以抵抗情绪非常高涨。有这帮豪强在,陈氏便可源源不断地从基层组织起兵员,转化为抵抗力量。这些抵抗力量或许无法与宋军正面对抗,但是仍然具有作为武装人员的基本素质,能够成群结队利用地形和人脉在乡野间运动,为进一步的作战提供了基础。
所以说,不光得有“民心”,还得有“民力”才行呐。
陈国峻对现在的士气非常满意,当即把剑朝南方一指,说道:“据线报,宋狗近日会在钵盂镇交接一批军资,这就是我们的好机会了!”
兵将们振臂一呼,当即出了山寨,召集起各自的部下,跟着陈国峻一路向南方行去。
很显然,光有基层还不够,若是没有良好的组织,再大的力量也发挥不出来。幸运的是,陈氏一族在这段时间里恰好人才辈出,宗室子弟陈国峻、陈光启、陈国瓒、陈庆馀等等都是能独当一面的将领。他们找到了正确的抵抗方法之后,将基层兵力有效地组织了起来,神出鬼没,对宋军造成了严重的困扰。
而且,此时的陈氏有着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太上皇陈煚、皇帝陈晃、太子陈昑都坚决抗战,该坚守时坚守,该退避的时候及时退避,使得抵抗势力有了主心骨。同时,这三代领导人都能做到知人善用、及时放权、不瞎指挥,使得基层领导力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基层、中层、高层,这个三个环节缺一不可,否则就必然会演变成亡国的局面,而现在安南幸运地三者齐聚,于是就有了继续抵抗下去的本钱。
这支队伍的行军并不算多么隐秘,甚至可以说就是明晃晃地在路上走,而沿途愣是没有一个村民去向宋军报告。就这样,他们很快来到了钵盂镇的外围,埋伏在了早已准备好的丛林之中。

Published in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