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3xz00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第172章看書-celcb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拯救助手,就是回避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关键,只要她可以活下来,战争就不会发生。”
‘为什么?’林潇说。
“为什么是助手,确实助手是个天才少女,但你难道说她是可以拯救所有人。”
‘我也不太清楚。’
“不太清楚,你也太不负责任了吧。”林潇说。
“我只是按照爸爸拟定的计划在行动。”铃羽说。
“那个加护原本似乎是由林潇你立案的。”
‘所以如果叔叔的计划是错误的,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毫无意义。’
“为什么呀哦度哦一道指令层,不是直接听从我的指示。”
“林潇叔叔,在大约十年前,从现在算起来的话,大概是15年以后,在2025年去世了。”铃羽说。
这个解决倒是没有什么差别。
“所以真正的情况我也不知道,而父亲继承你愿望,仅凭一个人制造出了时间机器。”
估计是入侵已经不再着手是假能激起研究的SERN的系统,盗取了资料数据,以那些数据为参考,然后独自制造出了时间机器。
在另一条世界线,桶子被SERN杀害了,所以时间机器是未完成的状态。
但在这边,桶子依然还活着,时间机器继而得以完成,所以向未来方向跳跃,也成为可能,是这么回事么?
“林潇叔叔。”铃羽说。
“那条世界线是未知的,所以到底有什么未来没有人清楚。”
“或许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就会有人构建不好的东西。”
‘或许助手在被叔叔救活以后俩天内就又死亡了。’
‘或许林潇叔叔活不到2025年,在一周以后就会死亡。’
“但与此同时,也有可能直到2036年的时候,一切都不会出现。”
“可能助手和其他人也不会死亡。”
“可能等待着我们的是美好的未来。”
“不过至少可以确定的是,那不是我在的2036年,也不是A世界线。”
如此不可预料的未来对自已有什么好处吗。
千辛万苦换来一个比原来更糟糕的结局,敬谢不敏。
“无法预见的,完全的未知。”
况且本来就无法救助手,就算穿越时空改变拉过去,一切还是会收束。
这一点自已切身体会到了。
不可能,这样的计划,根本没有成功的希望。
只不过是被世界意志玩弄在股掌之间。
“即便如此,你也愿意去的话,即便如此也愿意的话。”
冷冰冰的的铃羽伸出手来,那是一双客套话也称不上漂亮的手,大概是没有好好保养,皮肤干燥的厉害。
“那就握住我的手。”
不过仔细向来,毕竟铃羽是从荒芜破败的世界回来,这样的手是理所当然。
可以救活助手,自已想要去救她。
深切渴望着,曾经认为自已为了救她会不择手段。
在自已眼中,她提出的方案很有去。
“那个真由理,虽然听的稀里糊涂。”
“但是呢,那个助手小姐是林潇重要的人吧。”
“那样的话就必须加油哦,林潇。”
“虽然拯救未来,没有现实感。”
‘但那些无关紧要的细节,脑子里面想好去救那个受案,那样不就可以了。’
真由理和桶子鼓励林潇。
林潇有些踌躇,那个一起渡过三个星期的助手已经不再。
即便自已现在救了她,也不会有共通回忆。
所以都是徒劳。
不可能因为自已的意志改变时空。
自已不是神,没有那样的权利。
就算自已这么做,等待自已的是因果报应。
理性阻止着自已,面对铃羽身处的手。
林潇将那只手,带着已经放弃的心情,紧紧握住。
“我去。”
到最后无论如何怎么反抗,最终选择都和自已的一直无关是已经被拍好的。
从7月28日,看到这台时间机器开始,就注定了这一切。
“反正到头来,命运还是会这样收束。”
自已没有救活助手的自信。
在此之前,自已无数次想要违抗命运。
不想目睹助手死亡的瞬间。
但即便如此还是不得不去。
怀抱着救助手的可能性并非是零。
就算救了她也不会有回报,自已依然想去。
只可以放手一搏。
“我跟你一起去。”林潇说。
“谢谢。”铃羽说。
‘谢谢你,那就坐上来吧。’
“顺便问下,这个台机器可以2个人一起坐吗。”
‘当然,这是我爸爸制作的最高杰作,当然可以。’铃羽说。
“桶子真是身受女儿喜爱。”
‘’虽然搞不懂你在说什么,别叫我父亲,家欧沃哥哥。
“林潇,你一定要回来哦。”
“又不是去另外一个世界,只是稍微回去过去一趟。”
为了让真由理安心,拍了拍她的肩膀。
时间机器里面很窄,给他的感觉像是游乐园的旋转咖啡。
圆筒形的地板部分又一圈环绕着四周的小小台阶,正好可以供人坐在上面。
里面的按钮少的可怜。
A世界线上铃羽的时间机器内部自已看过,但这台机器给人感觉更加简单。
不过显示着时间和时间旅行时间的那个面包还是和A世界线一样,都是黑红底子,这就是桶子的喜好吧。
“将手机拿来。”铃羽说。
林潇拿出手机。
“最好还是不要带去手机会有意外的。”
是的,入股藕带手机过去,有点阿奴打过来就麻烦了。
这个时候才切身体会到。
从外传来声音,桶子和真由理拿走了收集。
林潇再一次对俩个人点头。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铃羽整忙着面板的操作。
时间旅行目标是2010年7月28日。
时间这样就好了吧。”
铃羽说。
“会不会卡的太紧了。”
记得博士的发布会在12点开始的。
“这台时间机器是不可以进行地点移动的。”
“也就是说。”
“如果我们从广播会馆屋顶开始时间旅行,不管去哪儿,最终都是抵达这个屋顶的坐标。”
“其实背后还有很多复杂计算么,现在就不说明了。”
“总而言之,由此虽然我们活到了发布会的前一天,但说不定导致骚乱,会让发布会终止,所以时间必须卡的很紧。”
“你是第一次体验时间旅行。”
“时间跳跃到时候已经恶心,时间旅行是第一次。”
“按照约翰的话,似乎是会出现相当强的重力,感觉被什么抓住一样。”
“那就是我写的。”
“你说约翰。”
“没错,在飞刀2000年的那个时候。”
“哦。”
过去被改变,就回到原来的世界,以前约翰的帖子。
“不是那么吃惊。”
各种各样的信息都进来了,脑海都要爆破了。
“我在重复一次,本次任务,因为等到那边应该不会在这么悠闲。”铃羽说。
“我们的目的就是回避助手的死亡。”
自从回到这条世界线以后,就一直刻意回避有关助手的事情。
因为害怕昂结果已经定了。
所以说直到现在这个时刻是谁杀了助手,是又如何杀了她,这些事情一概不知。
如果知道会变成这样会提前去掌握情报吗?
自已这样自问,又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式耳机线收束范围收束的如何。”
“不是说了吗,那天就是分支点。”
“助手和不死,可能性大约是百分之50。”
“收束吗?”林潇说。
“也许会发生,不英嘎是会发生,但肯定有小道可以找,而那个小道是通往命运石之门的办法。”
‘此外还有一个中噶,小心博士。’铃羽说。
“为什么?”
“我曾经说过我子啊我生活的2036发生了大战,而那场战争发生的导火线,就是他的论文。
他写的关于时间机器的纹章。”
“那那个家伙的时间旅行,不过是抄袭约翰”
约翰不就是铃羽。
“也就是说,约翰的帖子都是真的?”
“有趣有一部分虚假,我没有当真,没有想到10年后又被关注,好像是根据的欧文理论,对方的完成度很高。”
‘总而言之,博士在助手被杀会长,对他阿注意一点,他应该也是会让式耳机线发生重大改变的重要任务。’
以前觉得他是个可疑的大树而已。
‘那么出发了,系好安全带。’
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屁股下面有一条和汽车差不多的安全带。
自已将那条安全带绕过腰,将身体固定在座位上。
“摇晃的很厉害吗?”
“基本不会摇晃。”
也就是说摇晃之外的事情。
这个回收铃羽弹出身子,按下面板下面一个很显眼的按钮。
毕竟从那看不到外面的情况,所以遮天时间机器到底是如何运动的,完全搞不懂。
“只不过是三周,大概3分钟就到了。”
铃羽系好安全带叹了口气。
“最初我跳到1975年的时候,花了差不多6消失,那可是够呛。”
“毕竟没有2-3分钟所以不需要带氧气罩。”
“你好好憋气吧。”
这里。
铃羽指着这个。
“这里有空气袋,将头伸进去,可以有十分钟呼吸。
“我说如果救助手失败了的话,会怎么样,”铃羽说。
“老实说燃料也不是那么多,原本装进去的整哈够用。”
“也就是说式耳机线没有改变,我只有留在这个是滴啊。”
‘当然不用的耐心,从8月20日和7月28日,至少来回2次,肯定足够。’
换句话说只有2次机会。”
“没哟僚,你要怎么回去。”
“本来没有打算回去啊,只要迪达拉命运之门,我自然就会回去,因果被冲洗你构造,这里的我会消失,昂时候的我,肯定在2036年生活。”
“所以说,一定需要你来努力。”
增时候才注意美玉和她对话了很久。
伴随着爆子一般的声音,意思呢光点慢慢来了接着是彩虹色。
全身上下爱传来压迫感。
不过电梯中感受到的是向下的拉力,而这台时间机器中的拉力是朝着自已身后。
这种压迫感越来越强。
有一种向着侧面地阿罗的感觉,这种经历自已是第一次奇怪的感觉,时间机器灭有晃动。
安静的不可思议像是有什么东西转动了。
这反而让人恐怖,随着横向拉力变强,有一种身体被撕裂的感觉。
全身上下,甚至自已的骨头都相互挤压着发出吱吱的声音。
电梯可不能和这个相提并论。
这已经是宇宙飞船的宇航员。
发现铃羽也是咬紧牙关。
自已不断扭曲的视野中彩虹光芒出现。
自已在不断坠落,身体似乎又要三家璃
林潇大叫起来,但是自已的声音朝着身后坠落下去,连耳朵都听不到。
是重力让自已感觉难过。
而自已正在朝着那里坠落。
闻到了扬起的味道。
铃羽大大出了一口气。
到了。
林潇忍不住倒吸一口气,自已和助手初次碰面,第一次发送DM的时候。
铃羽拿出手表,这手表真是厉害。
“这是1975年使用打”
如果被某个人知道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发布会将开始了。
‘出发了,林潇你叮嘱助手。’
“你呢?”
“后方支援。”
“另外和拿走手机的理由相似,7月28的林潇,你也在这里。”
“换言之,现在这个世界有俩个你。”
“挺好了绝对要避免和自已解除,会影发严重的时间驳论。”
“了解了。”林潇说。
“那么作战卡死,结束语时候在时间机器前面集合。”
铃羽催促着自已,从铃羽背后出来。
自已走出去以后,
“叔叔快藏起来我来吸引住利益。
令人震惊的是铃羽抽出手枪,向着门把手扣动了扳机。
或许是门锁坏了,门轻易被打开。
差不多应该有包括自已的几个人来了。
在那之前必须先藏起来才行。
真是千钧一发,在8楼的时候差点和自已装上。
肝抛下通往7层的楼梯,随便听到背后有人往上跑的脚步声。
不会错的,那一定是自已,说明原本我们非常接近。
为了以防万一先下4楼以后,自已喘息了一下。
看了一下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自已。
现在考虑自已必须要做的事情。
就是回避助手的死亡,助手会在博士发布会结束三十分钟以后死亡。
被杀地点也很清楚,8楼通道。
杀死助手的犯人回事谁呢。
比起草率行事引人注目,还是应该守护在现场。
在这边休息了五分钟,记得当时的自已在会长被助手搭话,十分烦躁想要回去。
然后下到这里,然后在这里给真由理打电话,但是最后也灭有接通回到了会长。
那是几点呢。

Published in其他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