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d5sn人氣言情小說 祭煉山河 起點-第1821章 新的主宰展示-49plv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囹圄修炼九阴极寒决,对天地间寒意变化很敏锐,当雪原深处的精灵体觉醒,他便感知到了问题。但囹圄并不因这点,而有丝毫担心,因为雪原更冷,极致冰寒降临,或许他最终也会被冰封……但眼前的罗冠,一定会比他更先坚持不住,那就是结束这场追杀的机会!
所以如今局面就是,双方都心知肚明,雪原正在发生的变化,却又都装作对此一无所知,等待对方出问题。简单来说,这是一场耐力与抗冻属性的比拼,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囹圄对此很有信心,事实上也的确应当如此,可秦宇作为一个,身边有大日跟随的存在,想被冻死这的确是一件,非常有难度的事!
厮杀还在继续,温度持续降低,洁白的雪原逐渐呈现出,一种炫丽的晶蓝,在头顶上暗淡光芒照耀下,依旧折射出炫丽光彩,有一种格外的美感。
天灵族的大族老,带领着整个部落,如今仅剩的87位祭祀,就藏身在雪原深处,感受着来自远方的强大气息波动,脸上露出凝重之意。磅礴的修为,充满活力的生命气息,肆意忌惮的宣泄、释放,今日出现的闯入者,实力非常强大。可越是强大的生命体,越能够为天灵族,带来更多生机,至少能让今年出生的婴儿,提高一半以上的生存几率。
阿布恭敬道:“大族老,祭司们已经唤醒了,雪原深处的所有精灵,它们的力量将在半个时辰内完全释放,将极北雪原冰封,变成生命禁区。”
“嗯。”大族老点头,“阿布,你护送祭司们离开,老夫将留在这里。”
阿布深吸口气,恭恭敬敬跪伏在地磕头,“是,大族老……希望,还能再见到您。”他身后,一众神色疲倦,眼眸暗淡的祭祀,也纷纷跪在地上,面露悲伤之意。
强大如大族老,现在也要死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天灵族无数年来的挣扎求生,最终毫无意义……他们的族群,也将永远消失在,这座冰封的世界,成为历史中无人知晓的尘埃。
大族老转身,他似乎感知到了,眼前众人念头,沉声道:“当年,至高无上的主宰,在离开之前曾留下预言,将有新的主宰者降临,拯救我们天灵族,在毁灭中迎接新生。正是怀揣着这份希望,我们祖祖辈辈一直坚持到今日,从未放弃过!”
“所以,老夫要你们记住,不论任何时候,一定要心怀希望,绝对不能放弃!我天灵族,必定能够等到,新主宰的降临,完成涅槃重生!”
“是!”阿布大声开口。
一众祭祀们,眼眸却有些暗淡,这个预言是支撑天灵族,在绝境中坚持到今日的关键,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是所有天灵族人心中,最后的光亮。在他们年轻的时候,祭司们对此确信无疑,相信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能等来希望。可漫漫长的一生,在煎熬、极寒、痛苦中度过,他们心中的那团光芒,已经逐渐暗淡,渐渐将要熄灭。
预言真的存在吗?又或者,它只是天灵族的先祖们,为了激发族群活下去的欲望,所编织出的,一个美丽的谎言。祭司们心中,都有这个疑问,可他们选择沉默,将它压在心底,从不对任何人说。因为,他们现在已经是,天灵族存活下去的唯一支撑,连祭司们都感到绝望,族群也就到了毁灭的时候。
阿布转身,护送虚弱、疲倦的祭祀们,沿着雪原深处,挖掘出的通道离去。这里很快就会变得无比冰寒,以祭祀们的状况,根本无法承受。
大族老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眼神浮现一丝茫然,他能感受到如今,祭司们心中的苦涩、彷徨,甚至是绝望。可大族老并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他们,因为类似的念头,他心底也曾出现,甚至不止一次、两次。
天灵族,真的还能坚持下去吗?大族老深吸口气,接着缓缓吐出,他不知道答案,也注定已经没机会,看到天灵族最后的结局。但至少他现在还能,为族群的延续,贡献出最后一份力量。
闭上眼,大族老盘膝而坐,他要确保自身,处于最巅峰的状态,以完成这场捕猎。两个强大的异世界闯入者,他们的修为、生机,是天灵族继续活下去的关键,绝对不容有失。族中,一些刚出生的孩子,随时都会因为极寒侵袭而夭折!
温度更低了,风声已经消逝近乎于无,空气中涌动着的,只有极致冰寒。一座座巨大冰山,伫立在雪原上,之前因为秦宇跟囹圄之间大战,任何一丝力量外泄,都能轻而易举,直接将冰山摧毁,变成无数齑粉。
可现在,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伴随“轰隆隆”巨响,冰山剧烈震荡,“咔嚓”“咔嚓”破碎声不绝,浮现一条又一条裂缝,却依旧伫立不倒。
此时的低温,已经足够直接冻杀,任何皇境以下修行者,甚至于即便是,已经走出通天大道的真皇,如今身处这片雪原之上,也能够清楚感受到,自身大道所承受的压迫……它正一点一点,不断变得僵硬,似乎就要被外界冰寒,给逐渐的冻结!
秦宇脸色发青,面露惊怒之意,出手时有了一些僵滞,似乎体内力量流转不畅。但当然,这一切都是伪装,他状态非常好,甚至比之前更好,因为小蓝灯已经出手,暖意贯穿虚空,直接降临而来,好似整个人,靠着一只巨大的火炉,所有冰寒力量在侵入体内瞬间,就被直接化解,根本不会对自身,造成半点影响。
囹圄面无表情,如今他的皮肤,已经变成了一种极致苍白,看不到半点血色。但这并非是,自身遭受到了损伤,而是他修炼的九阴极寒决,威力催发到极致时的表现,全力抵抗着外界寒意侵袭。
之前曾经说过,修炼九阴极寒决的囹圄,身在雪原冰寒环境下,对自身实力反而有着,不小的增幅。
但世间万物规则,都存在着一个极限,一旦超过之后,就会出现反噬……增幅有多强,反噬只会更加的可怕!所以,修炼九阴极寒决的囹圄,必须确保自身状况,一旦遭遇冰寒反噬,他的下场会很不好。可为什么,罗冠现在还能坚持?虽说状态有点糟,似乎下一刻就会被冰封,可他就是不倒!囹圄想不通,可除非放弃追杀离开,他只能熬下去。
呼吸吞吐间,无尽寒意涌动,似无形刀锋,切割着口鼻、气管乃至双肺,再将这份寒意扩散至全身。头顶之上振翅飞翔的金翅大鹏,啼鸣不再尖锐,金色眼眸露出惧意,可秦宇还在这里,它就只能咬牙死撑。
当初,恒海中的那座异世界,所有巨兽都接受了,来自秦宇的恩赐,真正获得古族血脉。也就意味着,从那一刻开始,它们就将成为秦宇座下走狗,甘愿受他驱使。
突然间,金翅大鹏身体一僵,瞪大的金色眼眸中,露出遮掩不住的惧意。因为就在刚才,充斥天地间的恐怖寒意,突然间暴涨数倍以上。如此可怕的寒意,直接超出金翅大鹏的承受极限,顿时被冰寒侵袭、冻结。
咔嚓——
咔嚓——
一层蓝色坚冰,以肉眼可见速度,出现在金翅大鹏身体表面,将它整个变成一块,巨大无比的冰坨子,直接从天空中落下,重重砸入雪原。巨响惊天动地,却并未造成太大动静,因为此刻的雪原,表面也已完全冰封,甚至没有凹陷太多,只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痕迹。“轰隆隆”滑向远方的金翅大鹏,保持着被冰封时的状态,消失在雪原尽头。
囹圄眉头皱紧,身躯僵在原地,一层厚厚的寒冰,将他封死在内。眼眸之中浮现惊怒、震动,本来苍白如纸的面孔,如今竟开始浮现出,一丝丝的血色。但这对囹圄而言,显然并非好事,他眼眸之中惊怒更重,甚至露出一丝慌乱。
突然爆发的寒意,超出他意料之外,短暂一瞬间,就直接暴涨数倍,哪怕他也无法承受。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因为,九阴极寒决如今,已经开始反噬!
脸上越来越红,可体内逐渐冰冷,囹圄能够清楚感知到,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血肉,都在一点一点僵硬,死亡很快就会降临!他拼命催动修为,试图镇压体内反噬,可所有这一切努力,最终都是徒劳。
但此刻,最让囹圄无法接受的是,对面罗冠依旧好好的……他没被冰封!一瞬间,囹圄就反应过来,之前他所看到的一切,都只是伪装,罗冠手中必有底牌,可以帮助他在极寒环境中,不受寒意侵袭。
该死!上当了!
秦宇微微一笑,脸上青白瞬间退去,道:“囹圄,本座真的很好奇,你究竟得到怎样的命令,才会出手杀我?如果你愿意,将这件事情如实告知,本座或许可以帮你活下去。”
囹圄眼神恨恨,死死看过来,但其中并没有,流露出丝毫动摇。秦宇暗暗摇头,看来是没办法,撬开他的嘴了。
就在这时,秦宇脸色微变,转身看向后面,一道身影正从远方走来,他周身热气腾腾,浑身上下每一道毛孔,都在向外肆意宣泄着灼热,就像是一只巨大的人形火炬。
看到秦宇,此人脸色蓦地大变,失声道:“不可能!”大族老瞳孔收缩,对眼前一幕,感到无法接受。雪原深处的精灵体,已经释放出全部力量,将整座雪原冻结,所有一切都将被冰封,只要身处其中,没有任何生灵可以逃脱,眼前这名异界入侵者,为何还能完好无损?
秦宇眉头下意识,皱的更紧些,“土著生灵?”他看着面前的大族老,居然从对方气息中,感受到一丝亲近之意,这让他心底生出极大警惕。
而此刻,大族老已经回过神来,他脚下重重一踏,口中发出低吼,雪原中的极致冰寒,疯狂汇聚而来,秦宇所在冰层,以肉眼可见速度变成深蓝色,无尽寒意疯狂侵袭,似源源不断惊涛骇浪,要将他一口吞噬!
可很快,大族老的脸色,就变得苍白起来,因为这些恐怖寒意,非但没能够将秦宇镇压,他脚下深蓝近乎呈现黑暗的寒冰,反而开始一点点融化。这个外界入侵者……好强!不,是远远超出想象的强大!一旦此人脱身,那么天灵族势必将要,迎来最可怕的报复!
就在这时,一轮大日虚影,突然出现在秦宇身后,并不如何清晰,可这轮大日虚影中,却有源源不绝的热浪传出,将雪原中冰寒尽数化解。
大族老耳边,听到了一声声尖锐至极,充斥恐惧、敬畏的叫声,是雪原深处的精灵体,它们如今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导者!可如今,大长老已没有心思,再去考虑这些,他瞪大眼睛看着对面的秦宇,大日虚影照耀,令他整个人的身影,变得无比的高大,巍峨无尽似可与天日比高。
当年,主宰者殒落,浩劫降临到天灵界,身为世界执掌者的天灵族,从此陷入苦难、绝望。一代代族人,在这个死去的世界中,苦苦挣扎求生,为的就是等待,族中世代相传的预言,能够在有朝一日实现——当消失的太阳,重新降临这个世界,新的主宰者便已回来,他将拯救天灵族,在绝望中完成浴火重生,从此开启更加光明、璀璨的未来!
而如今,大族老瞪大眼眸中,就清晰的倒映出了一轮大日!尽管,它只是一道影子,可恢弘的气息,滚滚传递而出的热浪,都毫无疑问表明,它所拥有的强大力量。
噗通——
大族老跪在地上,身体剧烈颤抖,“新的主宰……天灵族在此,已经等了您很多很多年……今天,您终于降临了!”
一句话说完,已是泪流满面。
秦宇面无表情,盯住眼前的大族老,并不会因为他一句话,而轻信任何事情。
“天灵族……”秦宇低语,这个名字很陌生,可在说出的时候,却让他感受到了,一丝发自心底的悸动。
似乎,这个名字与他之间,的确存在某些关联。

Published in玄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