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6t8tf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txt-第1011章進入陷空島,黑袍青年(第三更)看書-g7fd8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徐子墨点点头,说道:“恐怕天命还未开始,就这争夺之地,都能吓退一大部分人。”
“只是一些劣者罢了,真正的强者从不会因此胆怯、退缩,”林如虎回道。
“你准备争夺天命?”徐子墨看着林如虎,问道。
“天命自然是你的,我肯定去帮你啊,”林如虎回道。
“你若是想争夺天命,我尊重你的选择。
若是不愿争,就待在真武圣宗,不准去,”徐子墨回道。
听到徐子墨的话,林如虎愣了一声。
连忙问道:“为什么?”
“陷空岛那种地方,就算是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你去了,我没办法保证你的安全,”徐子墨回道。
“你觉得我是贪生怕死之辈吗?”林如虎问道。
“意义不同,你爷爷就你一个孙子,你也是我为数不多的好朋友。
若是今后去了天外天,你想走什么路,哪怕为此付出性命,我都不会阻拦你。”
徐子墨解释道:“但这次的天命之争,注定是我承载的时代,我不希望那里是你的埋骨地。
你若是争夺天命,我可以让你去。
但你若是帮我,亦或者想证明自己,就不用去了,毫无意义。”
徐子墨的话说的很直白,作为十大禁地之一,陷空岛那种地方去了就是自身难保。
而且他有预感,那是一场腥风血雨的血战。
林如虎的实力确实不错,但能去争夺天命的天骄,没有谁会比谁差。
这是他的路,他想自己走。
“我知道了,”林如虎失落的点点头。
“你让我去,我便去,不让,我不去就是。”
看着林如虎离开的背影,徐子墨叹了一口气。
他终究还是心软了。
或许其中有跟父母即将离别的原因吧,他朋友很少,除了林如虎和小桂子外,几乎没有别人了。
自然不希望他们出事。
恐怕以后,也很难认识真正的朋友。
甚至徐子墨一度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朋友。
……………
陷空岛,又名无涯。
位于无垠海域之上。
无垠海域是无尽天海的交界处,一片几乎能与无尽天海相其并论的大海。
它在东大陆的西北方。
翌日清晨,真武圣宗所有的弟子包括长老全部聚集在一起。
从雁南峰去往宗门外的大门处,几乎是站满了人。
长长的人群中,穿梭着一条林荫的大道。
几面大鼓放置在前方。
有人拿起红色的鼓槌,用力敲响大鼓。
“轰轰轰”,震撼人心的声音响彻四周。
徐子墨背负霸影,从雁南峰上走下之时,只见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他身上。
“恭祝圣子凯旋归来,
恭祝圣子凯旋归来,
…………。”
一道道声音犹如海浪般,一波接着一波在四处响起。
众人齐声,配合在鼓声冲天而起。
徐子墨将代表他自己出战,同时也代表着真武圣宗。
去往天命争夺,最终只会剩下两种人。
一个胜者,以及无数的失败者。
除了大帝,其他人能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尤其这次还是在陷空岛。
徐子墨转过身朝众人笑了笑,小桂子和林如虎在正前方已经等候多时。
一只巨大的火鸟仰俯在前方,它是烈云雀和穿云雕的混合血脉,速度算是真武圣宗最快的妖兽了。
根据天命的规定,一旦陷空岛的位置公布,所有人要在十天内到达那里。
十天后,陷空岛关闭,没有到达的人便会取消天命的资格。
“你们怎么?”徐子墨看着林如虎和小桂子二人。
“我们奉命送你去陷空岛,”林如虎笑道。
“放心吧,我们不进去,只是送你去那里便是。”
徐子墨微微点头,直接踏空站在火鸟背上。
身后的鼓声越来越急促,只听火鸟一声尖鸣,直接展翅高飞。
只是瞬间的功夫,便化作一个红色的小点,消失在虚空中。
带着所有人的期望和祝福。
如此场景基本在许多宗门势力中都会有。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天命就是他们修练的一个目标。
不敢说最终目标,但绝对是极其渴望的。
……………
火鸟的速度之快,犹如穿梭于时空中,历经时间与空间的双重飞跃。
这算是真武圣宗速度最快的妖兽了。
气流在周身掠过,仿佛连云端都触手可及。
怀着各样心情,徐子墨平静的看着下方。
“怎么到了这种时候,我比你还紧张呢,”林如虎笑道。
徐子墨笑了笑,他将霸影从背上去下来,盘膝而坐,刀就放在腿上。
火鸟的速度比想象中还要快,几乎是三天时间左右,就已经到了无垠海域上。
这一刻,腿上的霸影开始摇晃起来,有内敛的刀意从其中爆发。
徐子墨缓缓睁开双眸,呢喃了一句,“到了。”
从上往下看,这无垠海域的海水比起无尽天海来,要差的多。
没有一点的蓝色,只有犹如泡沫般,让人作呕的白色沸腾在海水中。
在前方,有一条通天大道。
一条存在于大海上的大道。
“回去吧,”徐子墨看着林如虎两人,说道。
“我们就在这等着你,”林如虎回道。
“等你承载天命的那一刻。”
徐子墨也没勉强,直接踏空而下,从火鸟的背上降临在通天大道上。
还未落地,眼前便有一道剑光闪烁,带着浓郁的杀意袭来。
徐子墨的身影在虚空中一个后翻,躲过了这一击。
身影站定,他抬头看去,只见一名身穿黑袍的青年就站在他前方不远处。
身影都被黑袍笼罩着,包括脑袋都被帽子罩着。
额头前的长发几乎将眼睛给挡住了。
“你是谁?”徐子墨问道。
“踏上这里的那一刻,这里就没有名号之分,只有生和死,”黑袍青年淡淡的说道。
“我站着,你倒下。”
徐子墨轻笑了一声,手中无尽的灵气疯狂聚集着。
他直接一掌拍下,带着极强的压迫感。
对面的黑袍青年同样身影一边朝后退,一边挥动手中的长剑,将徐子墨的掌风全部消散掉。
随即只见他身影轻快,一个转身,惊天剑意便斩了过来。

Published in玄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