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97zqp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凌天戰尊 txt-第4228章 和解?看書-89n4f

凌天戰尊
小說推薦凌天戰尊
“父亲,是夏家人,肯定是夏家的人!”
云青岩咬牙开口,“只有夏家的人,才会那般熟悉表妹,熟悉我……我怀疑,是那夏家的夏桀!”
夏桀。
夏家三爷。
听到云青岩的话,中年瞬间皱眉,“你胡说什么?那怎么可能是夏桀!”
夏桀?
开什么玩笑!
别说夏桀,哪怕是夏桀的大哥夏禹,夏家当代家主,他的妹夫,也不可能身负那等气运!
夏桀真要身负那等气运,夏家家主之位,也轮不到他的妹子夏禹。
“不是夏桀?”
父亲的话,云青岩还是信的,旋即忍不住皱眉,“不是夏桀的话,肯定也是跟他关系密切的人!”
“要不然,不可能想杀我!”
在他看来,夏家嫡系的那几位,想杀他的,恐怕也就只有夏桀这个夏家三爷了。
那人,伪装那世俗位面的土著伪装得惟妙惟肖,再加上先前他的表妹的出现,没让他看出端倪,说明那也是非常了解他表妹的人。
现在,他只要不蠢,便能猜到,先前出现在他眼前的表妹夏凝雪,只是伪装的,不是真人!
真人,十之八九还在位面战场里面。
先前,也是他不够冷静,冲动了。
要是冷静下来,想到他那表妹的性格,为了摆脱他,摆脱夏家的控制,恐怕不到位面战场关闭,都未必会出来。
“夏家的人?”
中年再次皱眉,“夏家,还有这等人物?你认识他?”
夏家的主要人物,他倒是都知道,甚至知道夏家年轻一辈的一些天才,但却绝对没有刚才见到的那个青年。
是夏家隐藏起来的天才?
若真是,为何要杀他儿?
他想不通。
“不认识。”
云青岩摇头,“我不知道他是谁。不过,他变幻的那张脸的主人,我却认识,以前见过他,只是一个弱小的世俗位面的土著。”
“变幻那张脸?”
这一刻,中年恍悟,原来他的儿子,以为刚才那人不是真容,是别人变幻成那张脸来杀他。
“那人没变幻容貌。”
这一点,中年可以百分百确认,哪怕他的本尊是后面猜到的,但先前他的血脉幻身,也足以确认,对方没有变幻容貌。
那,就是他的真容!
“那,就是他的真容!”
当中年这话落入云青岩的耳中,瞬间击溃了云青岩内心的最后幻想,令得他面色刹那间苍白一片,然后更是一阵无神的自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父亲,你真的确认那是他的真容?”
云青岩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仿佛想做最后的挣扎。
而当中年进一步确认后,云青岩一阵失魂落魄,“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一刻,云青岩的心态,崩了。
彻底崩了!
一个数百年前,还只能被他踩在脚下,甚至无力挣扎的人,数百年后,竟然已经拥有了更胜他的实力?
而且,对方还只是世俗位面的土著。
而他,乃是众神位面神遗之地巨头神尊级家族云家的大少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享受的修炼资源和修炼环境人人羡慕,人人嫉妒。
“你认识他?”
这个时候,中年也发现不对劲了。
而云青岩,在一阵失魂落魄后,再次看向中年的时候,眼中布满了杀意,目光深处,更是带着惶恐,“父亲,一切要将他揪出来,杀死他!”
“要不然,他迟早成为我云家的大患!”
“他是不可能放过我们云家的!”
现在的云青岩,虽然不愿意接受那个惊人的事实,但却也知道,自己不得不接受。
而接受后,他的第一反应,便是催促他的父亲,让他的父亲动用云家的力量,抹杀对方,免得对方进一步成长起来。
这才多久?
对方,便已经成长到了这等境地。
再给他几百年的时间,他们云家,还有人能治得了他吗?
此时此刻,云青岩的内心深处,满是悔恨……
当年,虽说是在他表妹夏凝雪以死相逼的情况下,没杀对方,可后面诸天位面和众神位面的空间通道封闭,他却是真的没再将对方放在心上。
要不然,哪怕空间通道关闭,他也可以让云家之中,来自下层次位面的供奉,通过破空神梭返回下层次位面,灭杀对方!
到了那时,哪怕他那表妹夏凝雪看到对方的魂珠碎裂,也未必会怀疑到他的身上。
再加上还要顾及对方的亲人朋友,他的表妹夏凝雪也不太可能随对方而去……
“大意了!”
“大意了!”
“是我大意了!”
这一刻的云青岩,心中悔恨交加,早直到对方会成长到这等地步,他绝对不会不将对方放在心上。
“他是谁?”
中年皱眉,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儿子情绪波动的异常,心中也隐隐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父亲,他就是表妹这一世在世俗位面找的丈夫!”
云青岩沉声说道:“当年,我找到表妹,本想杀死他,是表妹以死相逼,我才留了他性命……后来,我回到神遗之地,位面战场开启,众神位面和下层次位面的空间通道关闭,我也就没再将他放在心上。”
“想着一个世俗位面的土著,就算不死,又能如何?”
“却没想到……这才七百余年,他便成长到了这个地步!”
“当年,我见他时,他的一身修为,甚至还没到诸天位面的天仙之境!”
“这一次,他幻化出表妹为诱饵,目的明显是为了杀我……若非父亲你在我身上留下了血脉幻身,我已经死了!”
血脉幻身,是一种通过复杂的手段,加上一些宝物,强行打入嫡系后辈子弟中的手段,关键时刻可以凭借幻身的形式出现,庇护后辈子弟性命。
血脉幻身,极其难得,至少现在让云家家主再在云青岩身上留下一道,都没办法做到,因为需要的一些宝物非常罕见。
也正因如此,不到生死一线至极,云青岩也是不可能动用他父亲留在他身上的血脉幻身,因为那是他最后的保命符!
而这一次,被段凌天诱杀,却用掉了。
从今往后,他的身上,将少了一道关键时刻的保命符。
“你和他的仇,无法化解?”
听自己儿子说完,中年微微皱眉,第一句话,便让云青岩面露难以置信之色……
他的父亲,竟然问这个问题?
这是想让他和对方化解仇恨?
“你放弃你的表妹,你与他的夺妻之仇,便不复存在。”
中年再次开口之时,云青岩的瞳孔瞬间一缩,甚至一度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似乎看出了云青岩的震惊,中年沉声道:“不说那个人,短短几百年内,就拥有了以上位神帝修为,杀中位神尊的实力……”
“便是他身上的一些手段,也足以看出他气运逆天!”
“天地四道你也知道……那人,掌握了其中两道。兵器之道的剑道,还有掌控之道,且都不是雏形,都有了极深的造诣。”
“另外,他的体内,还有五行神灵……不是一种,是五种!五种五行神灵,汇聚于一体,而且形态都不低!”
“众所周知,五行神灵,一般是不可能愿意共存于一人体内,除非那人真的值得它们彻底舍弃自己的‘占有欲’。”
“从理论上来说……能得到五种五行神灵认可的人,只要不半途夭折,成为至强者,只是时间问题。”
“还有……他的体内小世界中,有生命神树,完整的生命神树!”
“一般来说,完整的生命神树,只存在于众神位面……而一个人,不是至强者,想要身负完整的生命神树,只有一个可能:他,去过某个昔日已经破灭的众神位面的废墟,得到了里面的生命神树。”
说到这里,中年顿了一下,看着已经陷入呆滞的儿子,继续说道:
“上位神尊,想要成就至强者,有多条路可走……”
“剑道,这一条路可行。”
“掌控之道,也可行。”
“单一五行神灵,可行。”
“得到完整的生命神树,同样可行……”
“那段凌天身上的机遇,如果分开,单是理论上而言,甚至都可以造就八位至强者了……可见他的气运之逆天!”
“这样的人,很难杀,非常难杀。”
“与之为敌,除非他永远成长不起来,否则便是大祸!”
而事实上,现在中年的每一句话,几乎都令得云青岩的内心一阵震颤,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怎么可能……”
“一个世俗位面的土著,卑贱到极致的废物,怎么可能得到这么多连我都梦寐以求的机遇?”
“凭什么?”
“天地不公!天地不公!”
……
此时此刻,云青岩的内心深处不断咆哮,嫉妒,更让他的面容显得有些扭曲、狰狞。
这时,中年再次审视云青岩,叹息道:“为了一个女人,得知有这般逆天气运的人物,不值得。”
“如果可以,放弃凝雪,成全他们。”
“夺妻之仇虽大,但你也并没对凝雪做什么,并非没有回旋余地。”
中年,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不只是夺走了对方的妻子那么简单。
甚至于,还曾经大肆羞辱对方,将对方作为男人的自尊心,按在地上不断摩擦,让当时的对方连死的心思都兴起过……
要是知道,他肯定不会说出这番与对方和解的建议。
“父亲,不可能的。”
云青岩终于回过神来,惨然一笑,“当年,我……”
紧跟着,云青岩便如实说了自己当年是如何对那段凌天的,没有任何隐瞒,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他的父亲,才会断了让自己和对方和解的想法!
他,也不想和解!
“那段凌天,必须死!必须死!!”

Published in玄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