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9m87p优美玄幻小說 奮鬥在沙俄 起點-第五百二十二章 轉換思路看書-j8sf0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有些感慨,有些事情换一种思路其实就截然不同。如果硬是用俄罗斯的名义联系温迪施格雷茨,那么肯定不会有什么结果。
但是借助几个奥地利暗子过桥,稍微包装一下,然后忽悠一下温迪施格雷茨,就以他那个一根筋的性子,未尝没有操作的可能。
这下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动心了,虽然这么操作并不意味着可能有好结果,但至少是值得一试了。
当然,其中的问题还有不少,比如他就很担心温迪施格雷茨会被施瓦岑贝格快速地边缘化,要是过不了几天这货就彻底出局了,那么一点儿利用的价值都木有了。
而李骁则笑道:“所以我们得赶紧想办法帮温迪施格雷茨一把,让他稳住岌岌可危的地位!”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这回也笑了,因为事情的发展实在太有趣了,就在几天之前他还恨不得一脚将温迪施格雷茨踢出局,让他彻底地从奥地利政坛消失,可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他竟然还要帮着这货稳固地位,防止他太快的倒台了,真心是让人措手不及啊!
想了想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说道:“暂时来看,温迪施格雷茨的地位虽然很悬,但不会马上有倒台的危险。唯一的问题是这种微妙的状况能持续多久……”
李骁懂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的意思,无非是说施瓦岑贝格能给温迪施格雷茨留多少时间,如果那货腹黑一点,紧锣密鼓地搞温迪施格雷茨,那么快则三个月长则半年温迪施格雷就会立刻出局。
这些时间看上去不短,但是在政坛上却真心不算长,也就是说留给温迪施格雷茨的时间不多了。这段时间内,李骁和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不光要搞帕斯科维奇的名堂,还要帮着对付施瓦岑贝格,着实有点困难。
李骁想了想回答道:“还是得先从军事上想办法!其实只要温迪施格雷茨能掌控住军队,暂时来看是不用太担心施瓦岑贝格的,一旦施瓦岑贝格不再在军事上需要他,那么他立刻就会垮台!”
确实,暂时来看,虽然施瓦岑贝格拉拢了不少温迪施格雷茨的部下,给了他致命一击。但是温迪施格雷茨毕竟是奥地利最危险的时候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的将领,如果施瓦岑贝格现在就让他出局,那吃相太难看,军队也不太可能接受。
在李骁看来,温迪施格雷茨最危险的时候,就是奥地利驻扎在亚平宁半岛上的重兵集团回师国内的时候,那时候施瓦岑贝格就真的不再需要这个妹夫了,分分钟就可以让他卷铺盖走人。
“现在最需要注意的是拉德斯基,必须拖住拉德斯基的军队,不能让他返回奥地利本土!”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先是一愣,继而也反应过来了,现在来看也拉德斯基这个老将确实是最关键的人物,一旦他回来了,温迪施格雷茨就毫无价值,可以立刻抛弃了。
而想要拖住拉德斯基,唯一能指望的恐怕也只有意大利面条们了!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觉得嘴里有些发苦,因为这个任务在他看,对面条们来说实在是太难了一些。然后就有点哀怨:咋咱们俄罗斯的命就这么苦,唯一能指望的对象竟然只剩下面条了,这是何其不幸啊!
李骁也在第一时间察觉了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的表情不太对劲,这让他有点迷惑,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可是仔细回想也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啊?
好在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很快就道:“你在看来也只有意大利人能帮这个忙了,但为啥是他们啊!”
李骁一下子就懂了,感情公爵是得了一种名曰:为什么我的队友都是猪的病。
作为穿越者,他是真懂,也知道这种病有多么让人绝望。看看德国佬在二战被面条们坑得有多惨,你就知道这种病多么让人无语了。
不过么,这回严格地说起来,意大利面条们并不是俄国的队友。俄国并不需要同他们并肩作战,唯一需要的就是煽动他们,让他们去撕咬奥地利人,顶天了也只能算利用面条而已。
李骁马上讥笑道:“不过是利用一下他们,也不指望他们能打败奥地利人,只要他们能拖住奥地利人一段时间就好!”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勉强点了点头,大概因为他觉得就算是这个任务面条们完成起来也够难的。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会去联系一下亚平宁的朋友,给他们一些暗示的……”
说着他忽然一顿道:“其实哪怕没有暗示,我觉得那些家伙也已经有点跃跃欲试了。”
李骁也默认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只要意大利人拖住了拉德斯基,那么施瓦岑贝格就暂时不能拿温迪施格雷茨怎么样,然后我们只需要给他创造几个立功的机会就好办了!”
但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一点儿都不觉得好办,因为立功的机会哪里是那么好创造的,就温迪施格雷茨这个跛腿的状态,感觉喝水都会塞牙缝好不好。
但是李骁却不同意,他笑眯眯地解释道:“其实并不难。我能够说服科苏特做一定的调整,让匈牙利人将打击的重点放在克罗地亚人那头,那样温迪施格雷茨只要不是太蠢,就不会表现得太糟糕了。”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愣住了,不可思议地望着李骁,大概是想问:“你小子究竟给科苏特灌了设么迷魂药,竟然可以对他施加如此大的影响?”
李骁摇摇头道:“公爵,并不是我能给科苏特施加多大影响,而是匈牙利起义军的状况其实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他们也缺乏自信,我不过是顺势而为的做了一些引导,告诉他们柿子要捡软的捏,优先打击克罗地亚,告诉他们逼迫克罗地亚退出战争对他们更有利而已!”

Published in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