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4d0ty精华都市言情 逃命吧作者君 txt-第211章 可能這就是青春吧-274ga

逃命吧作者君
小說推薦逃命吧作者君
大桌子上只剩下秦路明和廖团子,两人是挨着的,倒也不会因为遥遥相对而显得有些尴尬,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笑了笑。
尽管都是笑容,也没有觉得生份,但敏感的心思都觉得和小时候相处的样子不同了。
说不上多愁善感吧,只要是有感情的人,都能够发现。
万事万物总是在变化,也包括人的感情,没有什么会一成不变,一成不变的那是规矩,而不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火影之如何的存在
“看到左左和菜菜,就想起了我们小时候。”廖团子转头看了一眼她们的小身影。
“还是不大一样……左左和菜菜太幼稚天真,我们这个年纪要懂事多了,没她们这么无忧无虑。”秦路明不是很认同,自己十五六的时候,正在经历和安茶茶的恶战,有一个凶狠悍勇的敌人在磨练自己。
左左和菜菜完全被秦路明宠着,不和人争斗,遇到危险和害怕的事情马上逃跑也不用面对……她们现在最大的敌人和斗争对象,就是家旁超市常驻的那条土狗而已。
秦路明那时候可得小心,因为一旦被安茶茶抓住机会,她就会让秦路明狼狈的像条被人用牛粪蛋子追着砸的土狗。
廖团子想起秦路明当初双手出事的时候,也是左左和菜菜的年纪,对比现在两个小女孩的天真和活泼模样,便有些心疼。
看到秦路明望着自己,廖团子移开目光,不想暴露自己眼神里的温柔和心疼。
“对了,今天你遇见了安茶茶,她有没有说些……什么?”廖团子换了一个话题,其实这是一个徘徊在她心头,比较关注的事情,但是要用漫不经心的语气随意问起来,这样秦路明就不会有深刻印象,如果下次偶然遇见安茶茶,也不会记得和安茶茶提一句廖团子问了什么什么。
秦路明倒是把和安茶茶说的东西忘掉了一些,感觉和安茶茶好像说挺多的,但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没什么正事。
安茶茶的桃花气运说,就这个印象深。
“她说你想八卦我,打着她的旗号,所以她被卷进来了,要问清楚和我吃饭的到底是谁。”秦路明仔细想了想才回忆起来。
早上发生的事情,就是有些印象模糊,也不至于真的忘记,又不是大脑机能开始衰退的二十五岁以上男子。
据说二十五岁以后,很多人的记忆力就开始衰退,秦路明不禁怀疑那些大龄作者,写小说动不动就一百万两百万字,他们一定很辛苦吧,估计总得时不时翻翻自己的书,才记得自己以前随手埋下了什么坑……若是忘了,也很正常,只是读者未必体谅,多半会嘲讽“这逼只挖不填”。
“那到底是谁?”廖团子脱口而出,和这个问题相比,安茶茶那都不算事了。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廖团子和安茶茶有些同理心,她们都有点排斥这个和秦路明单独一起吃饭的女人,廖团子承认这一点,她也知道安茶茶不会承认,但不影响安茶茶和廖团子一样关注。
“一个熟人。”秦路明笑了笑,总觉得安茶茶八卦属于不安好心或者等着机会嘲讽秦路明,但是廖团子八卦,秦路明却没有反感,只觉得她关注这个才是正常。
关系好的朋友亲人,关乎他的感情生活,这是人之常情。
“哦,也就是和秦家,安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你的熟人。”廖团子理解了,那么再打听是谁,也只是一个陌生人,追问没什么意义。
“准确的说,是一个我有些好感,但是没有可能成为我女朋友的人,八卦到此为止。”秦路明伸手抓了抓廖团子的头。
听到秦路明承认对别人有好感,廖团子心里有些酸,渐渐地酸的揪起来,就像她现在好看的鼻子皱着的样子,转头抿着嘴唇看走过来上菜烧菜的服务员操作那个大锅。
“柴火”二字的饭庄饭店,往往都是这样的大锅,由服务员把原材料在客人面前现场炒制,等加水盖锅焖煮一段时间,服务员揭盖以后,才是顾客自行操作的流程,吃菜加菜而已。
廖团子的注意力似乎被服务员熟练的操作吸引了,一会眼神跟着铲子,一会偏偏头看翻炒渐熟变色的鹅肉,等到左左和菜菜端着两盘自助食品过来,又招呼她们避开服务员的位置,来她旁边坐下。
“为什么没有可能成为你女朋友呢?”等到服务员揭了锅盖离开,廖团子才看着腾腾的热气问道。
为什么没有可能成为你的女朋友?要怎么样才能成为你的女朋友?其实有时候这两个问题是一个问题,想知道一些事情,却又不想透露太多心思,便可以把一个问题用完全不同的语言问出来,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可能是因为长得太丑了吧。”左左连忙说道。
“关你什么事啊,你以为这是抢答环节啊!”菜菜没好气地对左左说道,真是拎不清。
廖团子“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尽管她原本的心情有些淡淡的阴郁和沉闷,可是这两个说的话和说话的时机,总是如此奇妙。
也难怪秦路明喜欢她们,也难怪有她们的陪伴,秦路明能够从悲凉中走出来,恢复成廖团子熟悉的圆圆哥哥的模样。
左左想想也是,至于秦哥哥有没有女朋友这件事情,左左已经麻木了,他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女朋友,让左左看到电影里的土狗生宝宝都为他悲凉落泪,估计很长时间都还会是个单身人……不能说单身狗,人家土狗在大街上随便找女朋友的。
于是左左吃了一口哈密瓜,又吐了,有股肥皂水的味道,没家里的好吃。
菜菜夹了一块西瓜堵住了左左的嘴。
秦路明先看了看左左和菜菜,然后才笑着对廖团子说道:“不合适的原因很多,反正不合适就是不合适,至于为什么不合适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顺其自然吧。”
“那也就是说,还会继续保持暧昧来往下去喽。”廖团子点了点头,用有着长柄的铁铲翻了翻锅里的菜。
铁铲刮过锅子内壁,发出让人牙酸的刮擦声。
秦路明,左左和菜菜,听着这样的声音,同时打了个酸颤,廖团子看着他们如此同步,又笑了起来。
明明心情很不好的,却总是在笑。
大概很多感情也是如此吧,明明总是在哭的,却不舍得分开。
星媽萌寶要自強,總裁一邊去 骨醬
煮了一会儿后,鹅肉熟了,秦路明招呼开吃,入口之后才觉得这家店远近驰名是有资本的。
味道和制作都不够精细,不是顶级餐厅的那种极致讲究的风格,但是粗狂而味道够劲,是味蕾得到了强烈的满足。
不需要细嚼慢咽的品味,入口滚烫的汤汁和咬下去绽放的肉味,就足够鲜美而让人食欲大振,只想大口大口地继续满足大脑中传来的饕餮之欲,都来不及闭着眼睛做出一副美食家点评的样子。
这才是纯粹的吃,大口吃菜,大口吃饭,无关其他。
秦路明有点想喝酒,但是等下要开车,廖团子让他喝,说等下她开车就是了,秦路明还是放弃了,让廖团子想喝就喝。
廖团子喝了啤酒,左左和菜菜喝甜酒。
吃到一半,左左把方便面饼放进去煮,面饼煮开以后,吸收了汤汁也十分好吃,这一顿四个人是吃的心满意足了。
结完账,秦路明开车送廖团子回学校,为了让挡箭牌的功效发挥的更好,秦路明把车开到了学校正门前,还下车拉着廖团子的手说了一会话才走。
“他竟然可以这么拉着我的手说话。”廖团子站在原地,看着秦路明的车子离开,默然回头,走进了学校,朝着关注自己的门卫老张笑了笑打招呼。
“他要是能够握着那个女人的手说话,定然会眉开眼笑。”廖团子走到办公室楼下,看着衣冠镜里的自己说道。
“也许不会眉开眼笑,他是个矜持的人,表面上一定做出淡然自若的样子,实际上手心冒汗会被那个女人察觉到。”廖团子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外,整理好了笑容。
那种知道同事会八卦或者调侃自己,而露出来带着微微羞涩的笑容。
她推开门,面对着迎上来的同事,应付着她们。
……
……
秦路明下午没课,正准备开车回家,却接到了刁立刚的电话,朱白清出事了。
秦路明连忙开车赶到酒店,让秦沁派车把左左和菜菜送回家,他自己赶去了学校,完全没有料到真的出事了。
有一句话是那么说的,一件坏事如果有可能发生,那么它就一定会发生……原话是不是如此,是不是用在这种地方的,秦路明不记得了,但这时候就是想起来这么一句话。
他心中暗道糟糕,要是这么说来,家里的原初神性粒子球球也一定会失控了?他晃了晃脑袋,现在不是担心黑洞爆炸的时候。
朱白清出事已经在学校传播开来了,这个年代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可能闹得人尽皆知,更何况这不是小事,朱白清还有一定的名气,毕竟网络写手这种生物出现在现实里,有的是人用惊奇的目光打量和关注。
班级群里的说法是,朱白清昨天晚上写着写着稿子,灵感枯竭,便离开寝室散步,结果被车子撞到,现在躺在医院里,情况如何没有人知道,系里已经派人和齐阿河一起赶往医院了。
“网络写手还真是高危行业啊,毕竟别的什么工作不需要半夜三更走出去散步寻找灵感吧。”
在男生寝室楼下遇见刁立刚的时候,他正皱着眉头唏嘘感慨。
“你可拉倒吧,这和工作种类没有关系吧,纯粹是摊上了……哎。”郭高明也在叹气。
“情况怎么样还不知道?”秦路明问道。
班上的另外一个男生看了看手机回答了秦路明,据说情况相当不妙,一直在抢救,手术从昨天晚上进行到今天中午才结束。
这么长的手术时间……秦路明非常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拿着手机进了小说网站的官方作者群,找到了朱清河的责任编辑,正打算把朱清河出车祸的事情说一下,希望编辑代发个请假条或者暂时停更的公告,但还是算了,他不适合这样越俎代庖,齐阿河还差不多。
秦路明会首先想到这个,还是因为他毕竟也算是个网络写手,虽然一毛钱也没有赚到……不对,他赚了不少打赏,可能比许多写手三五个月三五年赚的都多,有些人写了好几年可能都没能签约。
“我们一起去看看吧。”秦路明想了想,其实只要朱清河还没死,他还是能够做一些事情的。
“现在情况不明,我们还是在学校等消息吧,我们去了也帮不上忙。”说话的男生是刚才回答秦路明问题的人,他叫冷考,和他的姓氏一样,看上去就比较冷静理智。
“是啊,手术才做完,现在没有脱离危险的话,那就是在ICU里。”郭高明以前做过阑尾手术,用他的话说是那基本上是最严重的的阑尾手术,他做完手术还在ICU里躺了几天。
尽管感觉他在胡说八道,但是也不是不可能,阑尾手术听上去好像是最简单的小手术了,但是实际上每年因为阑尾炎死去,以及阑尾手术死去的人还是很多的……大部分都和拖延和患有其他基础病有关。
“女生去了几个,都是去陪齐阿河的。”刁立刚说道。
冷考犹豫了一下,“既然女生去了,我们也去几个人看看情况吧,我们去了以后就派一个人代表男同学和齐阿河说几句话好了……”
“朱白清的父母通知了没有?”秦路明等人当然不知道朱白清父母的联系方式。
“齐阿河通知的,她知道朱白清的手机解锁密码。”郭高明说道。
秦路明没有再遮遮掩掩了,带着三个人一起去坐自己的车,上了车,看到车内饰的豪华程度和品牌款式,和秦路明做了两年同学的三个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郭高明和刁立刚原来知道秦路明有车,还说以后用他的车练手,但是他们也没有见过秦路明把车开到学校里来,不知道原来是这么一部与普通人需要实现阶层跨越才能购置的顶级豪车。
普通人家里买车,是通过攒钱,贷款分期等等,买回家来以后别人也不会觉得你变成另外一个阶级了,只是生活品质提高了一点。
可是要买秦路明的这种车,慢慢攒钱是不现实的,只能实现了阶层跨越以后,在考虑购车的时候自然地开始选择这个价位,买回去以后,别人不会觉得你还和大家一样是普通老百姓了。
这些都是看似扯上深刻道理,剖析本质的废话,真有街坊邻居买了这样的车,大家也不过是羡慕嫉妒地说一句:“老板发财了?”
可是不讲大道理,不讲的看似深刻一点,那就太白太干了,也是不行的。
“老哥,你这也太壕了一点。”冷考也不冷了,冷静不下来,认识了两年的同学,逐渐才知道他有钱,但是也没有想到过有钱到这种程度,顶级改装品牌的豪华旗舰,比市面上普通的劳斯莱斯和宾利都贵的多。
劳斯莱斯和宾利能用普通来形容吗?当然,比它们普通产品更贵的对手出现了,就能映衬的它们普通了。
“我租的。”秦路明实话实话。
“你这车租的久,使用成本比买车还贵吧?毕竟买车将来还可以转手,有残余价值,租车退回去以后就什么也没有,对于租车公司来说,它赚的绝对比卖车多。”冷考十分肯定地说道,“你要是买断,也由他们评估残余价格,一般比同成色二手车贵。”
“你想多了,秦帅要是买了车,还会转手,还会考虑残余价值?我们不能用穷人思维来作为标准。”刁立刚摇了摇头。
“我不敢拿你这车练手了。”郭高明凑近车窗玻璃,发现自己舌头伸出来了,似乎要舔玻璃,连忙回过神来,坐直了身体。
“老郭你别逗了。”秦路明在后视镜里看到郭高明的动作,不由得笑出声来,郭高明一直很逗很夸张,“系好安全带,我开快点,朱白清才出车祸,大家都要提高安全意识,我中午还想喝酒来着。”
“那你没喝吧。”
“没喝。”
从秦路明豪车的震撼中回过神来,车内的气氛又严肃起来,秦路明一边打电话,一边迅速开车赶往医院。
冷考负责联系在医院的同学和老师,辅导员知道他们过来了,便说了楼层方位,也没有再说让他们回去等消息就好的话了。
来都来了。
找到辅导员,齐阿河与几个女生,问了问情况,现在朱白清的状态和在同学群里说的差不多,手术做完依然有生命危险,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至关重要,关系到朱白清是否会瘫痪甚至成为植物人。
血之沙漏 林靜
齐阿河已经哭的身体软塌塌的,精神萎靡,依靠两个女同学搀扶着,刁立刚和郭高明指派秦路明去安慰齐阿河,但是秦路明却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他知道说什么都没用,这种事情纯粹就只能靠自己扛,没有人能够安慰得了,也没有什么动听的话能够让人开心起来,除非ICU里躺的根本不是朱白清。
好像躺着别人也不应该开心,但是知道出事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的男朋友,苛求别人这时候保持心有戚戚的同理心也太为难人了。
秦路明最终什么也没说,轻轻拍了拍齐阿河的肩膀,转身对辅导员说道:“导员,钱有问题吗?”
秦路明住过院,但是从来没有操心过钱的事情,对保险流程也不怎么了解,只听说过很多因为钱耽误治疗的事情。
“没问题的,学校办理的团险,先治疗再找保险公司。”辅导员陈驰说道,自从他试图帮安茶茶打压秦路明,得知秦路明和安茶茶势均力敌以后,已经能够领悟秦路明这句话的意思了。
ICU内的病人不允许进入病房探望,只能用远程探视系统看看情况,秦路明和冷考三人也看了看,朱白清全身被包在绷带里,根本看不出平常的模样了。
尽管大家和朱白清只是普通同学的关系,秦路明郭高明和刁立刚和他关系稍近一点,但是因为以前朱白清不大会做人,也只是最近才改善关系,大家看到他的模样也不可能没有触动,心情都低落抑郁起来。
要是左左菜菜和秦路明融合了,他又能够进入ICU触碰到朱白清的话,倒是可以尝试用菜菜的特殊能力帮助修复下朱白清的身体状况。
问题是ICU是决不允许无关人士随意进出的,更何况秦路明也不擅使用菜菜的所有能力,而菜菜自己除了最擅长算计秦路明的金弹子树,她就没擅长过什么正儿八经的能力,连被土狗追都只知道大哭逃跑。
好在秦路明在路上给姜仙子打了电话。
在医院里呆了一会儿,秦路明给姜仙子打电话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前的事情了,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催一催姜仙子的时候,一个牵着一条鱼的美丽少女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医院的气氛总是有些严肃和沉闷,病人和家属的脸上少有欢快,时不时地呻吟和哭泣传来,让在这里的人们感染到了许多负面的情绪。
这个美丽的少女,却似乎丝毫不受影响,甚至有一种一瞬间驱散所有负能量的感觉,所有看到她的人在那一刹那都有些被神圣光芒洗涤与祝福的感觉,病痛消退而哭泣的声音也如被驱散的阴魂消失的无影无踪。
姜仙子东张西望,目光两次从秦路明身上略过,第三次她再留意到秦路明时,才皱了皱眉走过来,似乎这一次才认出来他是秦路明。
顾不得同学们的打量,秦路明连忙走过去把姜仙子拉到一旁,“神王大人,十分感谢你百忙之中抽空大驾光临,今天请你帮我一个忙,我给你用各种各样不同的肉组成一只怪兽,然后放在特制的架子上烤着吃,其中自然有羊肉,保证考的外酥里嫩,层次分明,入口肉汁爆炸,吃的你满嘴流油,停不下来。”
看到秦路明依然支持自己肉会组成怪兽飞走了的观点,并且在现实里还原出来,姜仙子有点满意,指着自己的鱼王说道:“我骑着鱼王过来的。”
“骑着鱼王?”饶是这是关别人生死的时候,秦路明依然愣了一下,“怎么骑?”
我有一座軍火庫 清河先生2015
棄後有毒:傲嬌王爺吃定你 雪夜
“当然是在水里啊,鱼就是在水里游的,如果它是在天上飞的,我骑着它干什么?我还不如骑一只凤凰之类的东西。”姜仙子踢了一脚看上去栩栩如生但是毫无生命体征,像那种食品模样一样的鱼王说道。
“哪里有水?我家有一条水道直通医院?”秦路明从来没见过,刚才开车过来的时候虽然有一条河,但是和秦路明家并不相通,也没有经过医院。
“我召唤了一片海覆盖了这个城市,现在整个城市都浸泡在海水中,鱼王就可以游了。”姜仙子现在心情不错,耐心地和没什么见识的秦路明解释。
秦路明抬头东张西望,整个城市都浸泡在海水里?这是世界末日的场景吧!秦路明下意识地走到窗户边上看了一眼,还好外边并没有出现大洪水的场景。
于是秦路明便也不关心姜仙子说的召唤海浸泡整个城市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能是平行世界,或者是普通人根本感受不到的什么情况吧。
“你能不能救救那个人?”秦路明拉着姜仙子来到ICU室外,这里有一个探视窗可以看到朱白清的床位。
姜仙子踩在鱼王身上,踮了踮脚看了一眼,微微皱眉以后说道:“这只是一具空荡荡的身体,意识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用你写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用语来解释,便是魂穿。”
这并不是什么有趣或者稀罕的事情,姜仙子说完就转移了注意力,发现有几个人似乎是和魂穿者相关的人士,正在用按捺情绪的样子盯着姜仙子。
姜仙子也不以为意,更不会试图去理解他们为什么这样,伸手扯了扯秦路明,就准备喊他回家制作可以烧烤,还有羊肉拼块的怪兽。

Published in都市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