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glh1k人氣言情小說 劉備的日常-1.225 將星雲集閲讀-ajbus

劉備的日常
小說推薦劉備的日常
白檀互市之地,便是蓟王与檀石槐七日血战时,鲜卑十万大军,立营之处。为与军市区分,故称营市。
楯墙屡经加固,营市累次增筑。如今已成白檀外城。内城驻守,正副使高车中郎将,鲜于辅、鲜于银兄弟。
岁末将至,马市胡商多已归乡。帐篷、马厩皆在。足供张辽三千人马驻扎。
鲜于辅、鲜于银得报,双双赶来相见。
张辽扼守肩水金关,护居延外道。西域游商,经此道与白檀互市多年。张辽之名,作为白檀守将,鲜于辅、鲜于银兄弟,自当知晓。
“拜见二位将军。”张辽位卑先礼。
“见过张都尉。”二人回礼。
“请上座。”
“请。”
三人胡床落座,便有营士奉上香茗,肉脯,各式小食。
同是戍边武将。自当亲近。尤其张辽本就是雁门人氏,出身边郡。与鲜于辅、鲜于银二人,颇多相契。遂互称表字,以示亲近。
“文远此来,莫非为斗将决胜。”
“尚未知也。”张辽答曰:“主公命我领小月氏义从归国。并未言及斗将。”
见张辽远道而来,未知新传敕令。鲜于辅这便告知以详情:“王上另立牙门四将。演武场斗战决胜。凡军曲候以上,皆可一战。”
“原来如此。”张辽虎目,一闪精光。
话说,自被裹挟入辅汉大营。张辽深受蓟王倚重。从郡中少吏,晋升为千石高官。又委以重任,守护居延外道。如今西域并大漠,早成一体。北疆无战事。肩水金关,遣一关都尉足以,何必名将驻守。蓟王知人善用。张辽岂能空守边关,终老都尉任上。
一函敕令,连同麾下三千月氏义从,一并调入国中。当知,天下雄兵所出,皆有幕府将校戍守。大震关、大散关,羌氐诸胡。辅汉偏将军鞠义,辅汉裨将军高顺,招募几何,可想而知。
若非蓟王,水陆并进。挹娄庐士、倭岛蛇兵、犀甲勇士等,皆随横海先艂远渡重洋。蓟王可择雄兵,何其多也。
鲜于辅、鲜于银二人,亦隶属于辅汉大幕府。为大汉辟土开疆,“封侯万里之外”。平生所愿也。
见张辽为王所用。焉能不艳羡。此来相见,除去例行公事,捎带结好袍泽。亦未尝无,托张辽荐于蓟王当面之意。
举手之劳,张辽亦当成人之美。终归北疆无事,良将不可空老。
此去经卢龙道入塞,碣石道入关。一路通行无阻,数日后,已达安次菘城大营。辅东将军周泰,亲出相迎。
菘城大营,西距临乡三百二十里。南距安次县治十里,距常道城二十五里,距益昌城百七十里。
先前,讨虏校尉文丑,领兵驻此营。守备北部国境。今蓟国再并大通郡。颜良、文丑二部,皆离营北上,于大通郡县,重立大营。
菘城大营,遂为辅东将军暂驻。
“拜见将军。”张辽下马行礼。
“文远别来无恙乎?”周泰把臂笑道。
“一切如故。”张辽笑答。
二人并肩入营。见营中颇多安次突骑,张辽这便了然。四辅将军所驻,必是精兵之地。
“奉主公之命,已足备楼桑兵甲。营中函人,可为文远麾下三千精骑,量体裁衣。”入中军大帐,周泰先送大礼。
“谢主公。”张辽离席遥拜。
“文远可知,所为何来。”周泰伸手将张辽扶起。
“乃为牙门四将。”张辽答曰。
“正是。”周泰追问:“然如何决胜?”
“斗将决胜。”
“又如何斗将?”周泰三问。
“这,卑下不知也。”
周泰这便将斗将之法,悉数告知:“各取麾下一队精卒,随同出战。捉对厮杀。全军覆没者败,主将落马者败,大旗被夺者败……”
“一言蔽之。”周泰一语中的:“两军对垒,胜负自分。”
“演武场中,捉对厮杀。”张辽这便醒悟。规则简单之极。
无怪主公先赐楼桑兵甲。兵器旗鼓相当,各凭战术武技。如此,孰优孰劣,孰胜孰负,一目了然。胜、败,皆心服口服。
“然也。”周泰手指帐外大营言道:“文远权且暂驻,厉兵秣马,以待演武决胜。”
“敢不从命。”张辽豪气自生。
“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周泰忽又笑问:“文远可知,对阵何人也?”
“赵云、陈到、许定、许褚。”白檀城,张辽已有耳闻。
“并庞硕、庞德,华雄、马超。”周泰又补充道。
张辽慨叹:“豪勇之辈,何其多也。”这便安营扎寨,详加准备。
以上诸将,乃蓟王钦点。
踊跃报名者,不计其数。
蓟国人才济济,将星云集。年度盛会,莫过如此。
楼桑茶馆,座无虚席。奈何说书人,独坐高台。闭目养神,不置一语。
台下众人,各自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少顷,便有一书童,快步登台。将手中卷抄,转呈恩师。
说书人一目十行,默记于心。电光石火,已想好说辞。
这便轻咳一声。指夹醒木,落定开声:“钱财需正来路,豪杰莫问出身。馆中高朋满座,居中乃说书人。列位当知,王上四方点将,演武决胜牙门。且不说,常山赵子龙,匹马长坂坡;汝南陈叔至,单刀杏林坞。马孟起,连胜赛马场;华都尉,千牛守辕门。今日单说,何来庞硕、庞德,此二人……”
楼桑,南溪衢。
马超家楼院。
消息灵通潘璋,如说书人一般无二,将庞氏兄弟,来历出身,娓娓道来:“庞硕、庞德,并同门师兄弟,杨秋、梁兴、张横、成宜、田乐、伍习、阳逵、成公英,共号‘常山之蛇’,首尾相赴。护都尉玄,年年南下。凿穿羌身毒道。通晓沿途诸情,颇有功勋。王上既命归国,必当重用。又闻,庞硕弓马娴熟,可为千人将。庞德勇武,犹在兄之上。”
朱桓慨叹:“赵云、陈到,万夫莫敌,麾下百战白毦精卒,雄兵之首。张辽扼雄关多年,麾下小月氏义从,不逞多让。华雄本就是军门都尉,广有声名,统领鲜卑王骑,幕府雄兵。许定、许褚,所辖强宗骁帅,多出丹阳劲勇。孟起虽不在众人之下,然西林少年可乎?”

Published in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