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7xtw6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靈器復甦 愛下-第一千兩百一十一章:鍛造靈器推薦-7as0t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尽管无法像龙脉那样全世界到处跑,看见什么物品有特殊的情感,就随便给它复苏,但在幽老怪的计划中也足够了。
“找不到坏斗斗,它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妙妙在石台边缘往下看了许久,都没有看见坏斗斗的身影,只看见祝融站在最下方的岩浆上,搅拌着岩浆。
而句芒很讨厌这些火焰,他站在离岩浆很高的地方,就在他们上方。
“上面居然也能够看见紫金太阴树。”空空说道。
熔洞的上方就是那棵寻常人看不见的紫金太阴树,他们所处的位置已经在地下很深的地方了,但是仍然隐约可以看见幽老怪和冥老怪的身影。
“这应该是投影吧?”
空空打量着上方的紫金太阴树。
“不好说是不是投影,紫金太阴树笼罩了很大的一片范围,涵盖了这里,即便是投影,幽老怪也很容易会过来。”妙妙说道。
空空拿出一张图纸,坐在石台边缘,对照着下面的岩浆,确定自己的位置,然后开始确定这个岩洞的阵法构造。
莫北飞很早就分析了整个阵法的结构,他在图纸上标注得很清楚,只是因为这个地方的阵法太过强大,远远不是莫北飞能够出手解决的,所以才没有想对应的办法。
“所以如果季阿公他们要破开这个阵法的话,需要从那个石台开始,那个石台是起点。”
空空指着离他们大概一百多米远的峭壁,还是在他们下方的斜对面。
这种距离若是放在平时,两人跳一下就过去,但是现在不行,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在这里光明正大地施展气诀。
“只有沿着峭壁爬过去了。”空空说道。
好在两人平时就不安分,徒手攀岩这种事做得多了,不是什么大问题,加上岩洞的峭壁有落脚的石头,爬过去并不算太难。
他们绕着岩壁像两只小猴子一样,飞快地攀爬着,很快就落在了目标所在的那座石台上。
然而就在他们刚落脚的时候,祸斗忽然出现在了他们所在的石台上,并且还死死地盯着他们。
空空和妙妙两人心里微惊,警惕地看着祸斗。
他们并不惧怕祸斗,而是担心祸斗发出尖叫,引来其他的神的注意。
“坏斗斗!”空空咬着牙说道。
祸斗朝他们低声咆哮了一下,它看得见空空和妙妙。
它的声音已经不像当初那样如同小猫和小狗,相反它的声音变得低沉而沙哑,出声的时候喉咙呼呼作响,带着一股火气。
“亏我们当初还对你那么好,你居然叛变了!坏斗斗!”妙妙也生气地说道。
祸斗的眼神有些复杂,它似乎并不愿意把空空和妙妙的出现通报出去,而是呼出了一口火星,火星在空中组成了一排排的小字:“离开。”
“我们才不离开!”
空空心里算计着时间,现在是凌晨三点,已经是七月十五了。
如果祸斗想要叫祝融来帮忙,他们就必须直接拿出开天斧来行动。
只是这样会显得很仓促,因为季阿公他们要等到过去的那些神开始穿越的时候,尽量寻找靠得近的地方,才能够来到这个地方。
可是上方的幽老怪他们还没有开始接引,如果空空提前劈开一道裂缝,季阿公要是没有办法找到这条裂缝,就会功亏一篑。
即使季阿公找到了,到时候幽老怪和冥老怪他们也会立马全部围过来,情况会更加危险。
祸斗背后的翅膀扬了起来,它看上去非常急躁,再次喷出一股火星:“快离开!”
“少废话,坏斗斗你个叛徒,你要敢叫人,我就先打死你!”空空恼火地说道。
祸斗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这个时候,祝融的声音从下面传来:“祸斗,该做事了!”
空空和妙妙死死地看着祸斗。
祸斗那双黑亮的眼睛一直望着空空和妙妙,最后喷出火焰:“危险,离开。”
随后身形一跃,朝着下方而去。
“它在警告我们吗?”
空空和妙妙两人蹑手蹑脚地来到石台边缘,看向了祸斗。
祝融就站在熔洞正中央的一块石台上,他四周冒腾着炽热的火焰,岩浆就像是流水一样,盘旋在他四周,形成了一道道的八卦阵。
而此时所有的石台都微微颤动了一下,有道道红色的光芒闪烁而起,就好像被高温烧融了一样。
空空和妙妙脚下的石台也发生了变化,变得滚烫,他们连忙离开了石台,往旁边的峭壁攀爬过去。
紧接着许多古怪的东西从石台上的岩浆里出现,流淌下来。
一块手绢,一个破损的玩具熊,一条手链,一部手机,甚至是一个打火机,一把梳子……
以及空空和妙妙最开始看见的那个小女孩脖子上的吊坠。
这都是从各个修道场传过来的器胚。
所有的器胚都被红色的血液包裹住,落在了炽热的岩浆里,发出一阵阵的呼啸声。
“别愣着,你还给我偷懒!”
祝融喝斥了一下祸斗,让它赶紧动作。
祸斗抬起头,不经意地朝空空和妙妙所攀附的方向望了一眼,空空和妙妙两人也一直都在盯着它。
它张嘴一吐,一道道白色的火焰从口中喷涌而出,那火焰在空中仿佛有意识般,化开成一股股拳头大小的火球,包裹住了每一个器胚,将其焚烧着。
这些器胚被高温炙烤着,渐渐地变形融化,被烧成歪歪扭扭的模样,就好像一团难看的泥浆。
透过祸斗白色的火焰,隐约可以看见一些人影在火焰中挣扎着,发出不甘的吼叫。
那是普通人生前所残留的强烈情感,这些情感燃烧着,被强行压缩进那团黑色的泥浆中。
上方的紫金太阴树有一道道的光芒落了下来,冲进了这些泥浆中,继续锻造着。
祸斗一直在喷火,没有停息,当它的火焰差不多要喷完之际,就会去吞掉一团泥浆,来补充自己的体力。
空中密密麻麻至少有几千团泥浆,祸斗每次只需要吞噬其中一两团就能继续工作。
白色的火焰渐渐地锻造着这些器胚,祝融在每一团器胚之间游走着,用他的火焰感知这些器胚,他在其中一团器胚前停了下来,将其从火焰中抓了出来。
滚烫的泥浆在他手中流淌着,随即“哗啦”一声,泥浆里竟然流淌出了一股猛烈的洪水,这些洪水朝着祝融冲刷着过来,汹涌澎湃。
只是这些洪水没有涌动多久,就很快被蒸发了。
“饮水思源,情感不够,威力太弱,看来他们得重新策划如何让那群卑贱的祭品产生更强烈的情感才行。”
祝融伸手一握,那团泥浆直接爆开,消失不见,然后继续抓向了下一团黑色的泥浆。

Published in其他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