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g8bzi精品言情小說 我可以獵取萬物-第470章 真兇浮現看書-w4mt4

我可以獵取萬物
小說推薦我可以獵取萬物
青雉点头,五百年寿命,对武王来说,也不算伤筋动骨。
只要不是天天动用这种力量,那基本上问题就不大。
想罢,青雉说道:“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也就不再多说了,我等会儿会附身在你身上,任由你调用力量,切记,这是我的力量,你必须要改变气息,否则九宫八卦阵盘,未必会任由你调用。”
许尘点头:“没想到这一次的案件,竟然难到了这种地步。”
说完,青雉也再没有废话,直接就再度附身在了许尘身上,然后让许尘掌控自己的身体。
换言之,这就等价于许尘在调用青雉的力量,平时两人就是这么用的。
“嗡!”
这一瞬间,许尘吞服了大量的丹药,然后直接开始使用九宫八卦。
獨狼——末路2005
待得八卦阵盘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许尘立马开始推演他想要推演的东西。
顷刻之间,许尘的身前,便是出现了一副画面,随后,逐渐凝聚成一个人形。
许尘很清楚,眼前这个人形,正是让得这武器堂之中,充满某些帝灵派气息的人。
甚至,就算是许尘使用药物,这种帝灵派的灵气气息,也会由于对方使用了屏蔽天机的法器,然后变成无效。
屏蔽天机,就是这么的强悍且不讲任何原因。
青雉也好奇道:“我倒是想要知道,这个柳家之中的叛徒,到底是谁?竟然想要谋害柳恨,我也是觉得挺有意思的。”
许尘没说话,只是紧紧盯着九宫八卦阵盘。
下一秒,那个人终于彻底凝聚成型。
“怎么可能?”
待得看到这个人的容貌的瞬间,许尘顿时瞳孔微缩。
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就是真正的凶手。
就在这一瞬间,许尘感觉一阵无力,然后隐隐有着瘫软的趋势。
他很清楚,这是因为他失去了几百年的寿命所致,若非因为他是武王,他现在说不定已经满头白发了。
不过饶是如此,许尘现在的头发,也白了一大撮。
他叹息道:“没想到,这一次的案子,这般艰难,是时候召集柳家众人,然后揪出凶手了。”
说完,许尘一拂袖,然后身体直接重新穿过大阵,消失在武器堂之中。
那些柳家的长老,在许尘离开的瞬间,再度清醒了过来,好像从未发生过任何事情。
人魚拒絕交尾
……
柳家,客厅。
此刻,所有的柳家高层都在这里,当然,还有柳青和钟柔。
最重要的,自然还是许尘。
现在的氛围,可以说是剑拔弩张,甚至是颇为紧张了。
所有人都知道的一个信息就是,眼前的这个天策使者已经找到了凶手,并且准备在这个客厅之上揭晓。
因此,所有人都很一致的没有多说废话,而是选择了沉默,等待许尘发言。
不消多久,许尘便是说道:“柳家主,柳夫人,为了避免凶手等会儿抬走,所以你们的防御措施都做好了吗?这个凶手的实力,你们怕是对付不了。”
柳恨闻言淡淡道:“放心吧使者,有我柳恨在,这个凶手饶是再逆天,也不可能逃脱我的掌心的,还有,阵法已经重新启动,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可以说是没有一丝问题了。”
段明玉也点头道:“不错,有我在这里,饶是对方有毁天灭地只能,也得暂时给我跪下。”
其它长老也纷纷冷哼道:“不错,我柳家之人,决不能做叛徒,但凡做叛徒之人,必须得死。”
钟柔听完咂舌传音:“柳青姐姐,你说,这到底谁是凶手?现在这完全看不出来啊,每个人都信誓旦旦的。”
棄妃來襲:冷王笑一個 紫砂狐
柳青郁闷道:“我怎么知道呢?这证据不足,线索没有的,鬼知道?也就是这个林动,拥有非凡的本事,然后看出了一些东西而已,至于咱们,还差得远。”
钟柔哼哼道:“我看未必,这林动说不定也是吹出来的,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结果他去了一趟武器堂,直接就跟咱们说找到凶手了?这不搞笑呢吗?”
柳青同意道:“或许吧,不过天策的人未必察觉不出来,我们先相信他。”
钟柔乐呵呵道:“倒也不是不信他,只是我们信,这帮柳家长老,未必相信呢。”
不出所料,钟柔刚刚说完的时候,旁边便是有柳家的长老说道:
“使者这般肯定,可是有什么线索或者证据了?”
“使者可莫要说谎,众人齐聚在这里,若是不给出点什么,那便是在浪费时间了。”
“还请使者快说吧,若是真有叛徒,我们一定不会放过此人的。”
……
隐隐话语之间,还有少许的质疑,当然,更多的是一些期待。
许尘点头道:“相信你们都应该知道,那些死亡的探子,几乎没什么共同的地方了,无论是任务,距离,还是任务的奖励,均是毫无相似之处。”
“甚至就连那些死去的亲人,除了死法都是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火焰,突然烧死之外,就根本没有共同的地方了,这导致我们断掉了所有的线索,整整两个月,都毫无所得。”
段明玉沉吟道:“那按照使者的意思,你现在是发现了什么?”
许尘说道:“我之前去过那些宅子的废墟,跟你们的发现,基本上差不多,不过唯一不相同的就是,我发现了这火焰的产生的原因。”
柳恨眼睛一亮道:“哦?使者还请细细说来。”
许尘点头道:“众所周知,火属性灵气有着跟别的功法灵气没有的狂暴特点,换言之,火属性灵气如果碰撞在一起的话,不单单会有灵气波动产生,甚至还会有爆炸,若是有易燃物品,那还会有火焰产生。”
柳青惊呼道:“你的意思是,是帝灵派的某个人释放出了自身的火属性灵气,然后跟那宅子之中的修炼火属性灵气的人碰撞,瞬间引爆了?”
许尘点头道:“只要帝灵派的那个人,刻意这么做,那么那些探子的家人的死亡原因,的确可以是这样,火焰,只有狂暴,甚至更加狂暴,没有温柔可言。”
段明玉冷哼道:“帝灵派的这些畜生,竟然敢这么做。”
许尘说道:“帝灵派的人,做出这种事情,不过是如同喝水吃饭一般罢了,以上所说,就是那些探子家属死亡的原因,当然,最本质的原因,还是他们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柳家的一个长老愕然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许尘说道:“幕后真凶的秘密,如果不将这些探子的家属杀了,或许那个幕后真凶就有可能暴露,当然,只是可能,并不一定会被人知道,可是幕后真凶为了保险,就委托帝灵派的人动手了。”
柳青冷哼道:“到底是谁?告诉我,那个幕后真凶的身份。”
许尘说道:“不着急,你们先听我慢慢说,上面是探子家属死亡的原因,那我们现在来说说探子死亡的原因,其实你们也知道,他们之所以诡异的死亡,是因为被人知道了行踪,然后在回来的路上,被帝灵派的人一击必杀了。”
柳家长老询问道:“不错,这一点我们所有人都清楚,可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些人的行踪到底是怎么都被知道了的?不可思议,这到底是得要多清楚的情报,才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啊?”
许尘淡淡道:“这件事情,其实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说难是因为你们不理解,说简单,其实是因为远离非常的简单,只是对方需要有一个人配合而已。”
柳青说道:“那个配合帝灵派的人,就是柳家的叛徒,对吗?”
许尘点头:“对,你们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这帮探子到底都做了什么事情,原本我也是不知道的,我也是一头雾水,后来我去京都侦缉局查看卷宗,终于被我清晰的了解到了一件事情。”
柳家长老急忙问道:“什么事情?”
许尘说道:“这些探子,几乎没有什么共同点,但是每次在出发前,都会被允许挑选一件趁手的武器,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些探子更好的执行任务,同时如果遇到什么困难的话,也好有一些反击之力,对吧?”
柳恨点头道:“不错,这是上一任家主就定下的规矩,我也觉得很好,因此一直延用,之前也从未出现过问题。”
许尘说道:“可是我在不久之前,进入了柳家的武器堂一看,发现上面的不少武器,全部都沾染了帝灵派的人的气息。”
“什么,你刚刚进入了武器堂?”
柳家众人闻言,第一时间便是惊呼反问道。
刚刚,明明没有任何惊觉啊!
这林动,着实是过于厉害了。
许尘淡淡道:“没办反,柳家的武尊武圣肯定不准我进去,所以我是偷偷的进去的,至于阵法,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我完全能在不惊动你们的情况下,然后悄无声息的进入阵法之中。”
“你们现在无须在意这个,因为我不会做除了调查外的任何事情,你们这小小的武器堂,对我来说,还没什么吸引力,明白?”
柳家众多长老顿时郁闷道:“那你告诉我们,你到底是怎么知道,那上面是有帝灵派的气息的?”
许尘说道:“没必要告诉你们,你们只需要知道,有这回事就行了。”
柳青咳嗽道:“事情要讲证据的。”
许尘点头:“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们就随便在前面拿出一件武器吧,不放心就拿多一点来,然后就在客厅之中检验,届时你们自然能知道,上面是否有隐匿的帝灵派的人的气息。”
段明玉立马说道:“立马按照使者所说的去做,前去取九件武器出来。”
柳家的某位长老,顿时拱手称是,随后很快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大约是三十秒后,这位长老再度回来,回来之时,手中已然多了九把武器,有刀剑,也有长戟,甚至长矛。
段明玉当机立断:“用仪器检测。”
柳家长老当即拿出相应的一起,然后将这些武器放在了检测区之内。
“嗡!”
“嗡!”
“嗡!”
顷刻之间,这放在检测区之内的武器,全部都让一起露出了红色,发出了警报的嗡鸣声。
柳家众人脸色微变,竟然真有帝灵派灵气气息,还是不加丝毫掩饰的那种?
许尘说道:“你们或许会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叛徒能够在进入武器堂,增加灵气印记的同时,还不隐藏灵气气息呢?”
钟柔说道:“是因为不行吧,再厉害的秘法,也终究是秘法,是无法长时间隐匿气息的,至于武技,则是没有这种效果。”
许尘点头道:“不错,还有一个原因在于,他不需要隐藏,因为这气息并不浓郁,只是一丝,极少的一丝,如果不用仪器的话,是根本不会感应得出来的,它深深的隐藏在了武器的里面,并没有展现在外面。”
“帝灵派就是通过这小小的一丝灵气,直接锁定了所有探子的行踪,然后瞬间将其杀害的,这就是叛徒跟帝灵派里应外合的显著效果,让我们防不胜防,也完全意想不到。”
現代流氓在異界 楓之盡頭
明朝偽君 賊眉鼠
段明玉深吸了一口气:“不得不说,这个凶手,相当的有头脑,他成功了,他直接成功了,我们到现在都没有想到此人,林动,你别扯太多了,直接说出此人的身份吧,我要将其杀了。”
土匪營
隐隐之间,段明玉的话语之中,充满了愤怒之色。
许尘说道:“稍等,待我继续解释一下,此人想要进入武器堂,那是不可能悄悄的进入其中的,必须光明正大的进入其中,诸位,两个月之前,现场到底是有谁进入过这武器堂呢?”
说完,许尘看向了众人,等待着众人的回复。
众人闻言,顿时陷入了沉思当中。
全中國最窮的小夥子發財日記
很快,众人似乎便是想到了什么,然后瞳孔猛的一缩,最终看向了某个人。
最近一两个月,只有一个人进入过武器堂。
如同之前的许尘一样,此刻柳家的众人的眼中,已然充满了难以置信之色。
怎么可能?竟然是这个人,不可能,不可能的!

Published in玄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