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d4xnn好看的都市小說 《仙宮》-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龍爭虎鬥閲讀-jkeps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几人的表现让不通武艺的叶天看得目瞪口呆,而且出手果断,毅力惊人,至于任强虽然没见过他出手,但是气息绵长,显然也不是软脚虾。
凡人境的修士因为灵力有限,几乎很难练成道法,就算是有人分心去练,也是一些威力很小的道法,跟戏法差不多。
絕殺金三角
因此,凡人境的修士很少和人拼斗,因为一旦拼斗就是近身搏斗,几乎是立见生死。
没有练过武艺,无疑是叶天一个极大的短板,要不是他有两个举足轻重的优势,他几乎对成为记名弟子不抱希望。
回到房间后,叶天在脑海中将对上所有人的情形全过了一遍后,微微叹了口气。
还以为他修行功法就能笑傲群雄了,现在看来他想得太简单了,和那些坚韧冷血之辈相比,没有见血是他一个不能规避的短板,他必须要解决这一点。
办法也很简单,在附近有的是山贼,只需要一把剑他就能克服这一点。
说实话,考核的比斗乃是生死相搏,危险性比起他碰上殭尸那次有过之而无不及,由不得他优柔寡断,心慈手软,因此即使他有些下不去手,他还是要去做。
早在他打算拜师燃火观的时候,他就知道迟早有一天,对于杀人叶天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只是还有一件事,一件他迟迟没有下决定的事,一件需要他拿命去赌的事。
他知道在这雏山有一个神奇的叫做阵法的地方,人进入其中会有不可思议的奇遇,出来后会心性会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变得坚韧不拔起来,犹如岩石一般,而这正是叶天需要的。
只是这个变化只对活着的人有效,死在那个神奇阵法中的人不计其数。
叶天知道下山杀贼也能磨练他的内心,但是和那些人想必,这还不够,远远不够,所以幻阵他必须要去。
这阵法就在雏山半山腰,谁都可以去。
半天后,叶天看着眼前那团发着幽幽白光的小路,不仅有些目眩神迷,同时也有点疑惑:“这就是那神奇而又可怕的阵法?看起来不太像啊!”
叶天怀着紧张的心情一踏上的小路,就感到眼前一花,心神一阵恍惚。
意识渐渐在他脑海浮现,叶天慢慢醒了过来,勉强睁开眼后,入目处是大片的迷雾。
叶天现在所处的地方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小亭,如果不是那大片的诡异的浓雾,叶天真以为他是在驿站给旅人提供修葺的小亭中。
看着这片笼罩了整个天地的浓雾,叶天呻吟了一下,这时他发觉浑身轻飘飘的,好似没有一点力气。
接着叶天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向着那些白雾看去,心中惊诧莫名,一眨眼就来到这大雾中,仙家手段果然非比寻常。
神皇本紀 昭明
更令他惊讶的是,他的超级感知也无法感应到大雾外边有什么,这也让他感到有点不安。
努力平静下来,叶天警惕地开始观察四周来,这里可是能要人命的地方,他丝毫不敢大意,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这里只有漫天大雾,又怎么能锤炼他的心性呢?
仔细观察一会,叶天才发现小亭也颇有不俗之处。
整个小亭看起来都像是一种晶莹的玉石搭建成的,上面还有一些玄奥古美的花纹,让博学多识的叶天都觉得高深王测,感叹不愧是仙人神通,的确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参透的。
就这时,叶天发现外边的雾气一阵晃动,接着一声吼叫自浓雾中传来。
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涌上他的心头,他马上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从雾中出来,只是奇异的是他的眉心并没有感到不适。
但是叶天已经无暇深思了,因为现在的他已经陷入一片恐慌中。
他曾经历过这种感觉,小时候他曾经不小心被邻居家的恶犬咬伤,以后每次经过邻居家,听到那只狗的叫声都会心中惴惴。
不过,后来长大了,他已经克服了那种恐惧的感觉。
攻妻有備:前任別來無恙 藍底
但是,现在听到那声凶暴的吼叫后,这种感觉又找上了他,而且比小时候那一次强烈一百倍。
这种恐惧感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不断晃动的雾气,心中想着,是它,是它,它要来了,它要来了。
又是一声兽吼,一个青面獠牙的怪物从雾中跳进了小亭,然后用冰冷无情地眸子看着叶天。
叶天看着这个熟悉的怪物,瑟瑟发抖,一厢情愿地希望他是在做梦,拼命地想着快点醒来,快点醒来。
虽然这个怪物体形变小了很多,但是叶天可以肯定就是这种怪物咬死了陈虎,咬伤了他,想不到再一次遇到这怪物,他比上一次还不堪。
青色殭尸没有给叶天太多的思索时间,一声吼叫后,冲着叶天扑了过来。
一阵腥臭伴随着强烈的危机向着叶天压了过来。
如果是几日前,他也许真的会手足无措,再次被这殭尸咬中,但是现在他已经见过血,很快脑子就清明起来。
一霎那间,叶天的神情变得凶狠起来,如果他的那些乡邻看到现在的叶天,一定不会想到那个温文尔雅的少年郎也会有如此吓人的一面。
一声大吼,叶天瞪着血红的眼珠子用拳头砸向了那个扑来的殭尸。
叶天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打出这一拳的,在这个真实的可怕的世界里,这只殭尸虽然体型较小,但是比原先碰到的那一只还让他毛骨悚然。
一声闷响,那只看似不可战胜的殭尸就这样被叶天一下子砸倒在地。
叶天先是一愣,意识到他的力气大了许多。
看着地上发出不似人类怒吼的殭尸,叶天抬起脚,毫不犹豫地一下又一下地踩踏了过去。
起先还有所犹豫,接着越来越快,状若疯狂的叶天在突然获得的巨力的帮助下将那只殭尸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一时间狼嚎般的惨叫自小亭中传来。
良久后,叶天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着一动不动的殭尸,突然拼命大吼大叫起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吼叫,只是忍不住而已。
醫藥巨頭
吼叫完毕后,叶天哈哈笑起来,笑着笑着,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心中想着终于给陈虎报了仇,那怕只是在在梦中。
tfboys愛你的時光很美 源來是你
心情平静后,叶天向着亭子中心看去,然后仔细揉了揉眼,这才确定他确实没有看错,那只殭尸正在渐渐缩小,这诡异的一幕让叶天心中悚然一惊,汗毛直竖,忍不住跳了起来。
眨眼间,那血肉模糊的殭尸就在叶天眼前消失,不过,很快他就平静下来,潜意识里他以为这是梦中,梦里发生在离奇的事情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叶天还没意识到自从杀死那殭尸后,他变得特别冷静,几乎很难有事情可以让他丧失理智。
现在他已经意识到可能这就是阵法的考验,让人直面那些最可怕的梦靥,如果你战胜了你内心最恐惧的东西,你的心性自然会更加圆满。
叶天知道战胜自己的内心并不简单,而且最让他不安的是,可能死在这里就真的死了,因此虽然已经杀死了他最害怕的东西,他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一边想,他一边很大胆地走入小亭外的雾气中,这时候耳边听到一个声音道:“咦?小家伙,有点意思,再给你点乐子尝尝。”
叶天心中一惊,急忙四处看了起来。
正小心着,雾气中又是一阵波动,叶天点了点头,心想道:“又是这个套路。如今我有灵力在身,来多少殭尸都不怕。”
相比上一次,这次叶天虽然还是有点紧张,却没有什么毛骨悚然的感觉。
在叶天警惕的目光中,一个浑身被黑气缠绕的怪物出现了。
怪物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大小和上次的殭尸差不多,只不过浑身铺满了一层渗人的黑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这家伙正蹲踞在地上冲着叶天呲牙咧嘴。
这时候叶天不知道的是脑海中他的血书的红光突然光芒大作,连他的眼睛中都有丝丝血光渗出。
不过,叶天正全神贯注地小心着那怪物,自然不会注意到他眼睛的诡异变化。
而这时候,那怪物做了一个叶天想不到的举动,竟然转身就逃,他脑海中马上只剩下了一个想法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怪物跑掉。
这念头就这样凭空生出,就如同本能一样,叶天根本没有时间思索,下意识地冲过去,一脚将那黑色的怪物踢出去。
重生女配之鬼修
那怪物落地后一声怪叫又向着叶天扑了过来,叶天毫不畏惧地和对方战成一团。
起先叶天心中还有一些畏惧心理,但是很快他发现在这里他根本不会受伤,那怪物的爪子和牙齿似乎伤害不到他。
这下子叶天再无顾忌和那怪物扭打起来,这个怪物比上一次的殭尸可是厉害多了,打了好半天,这怪物的气息才渐渐弱了下去。
终于地上的怪物一动不动了,叶天喘着气坐了下来,脸上的狰狞慢慢平息下来,心中无奈地想着:“我本想做个雅人,却不想成了屠夫,真是造化弄人。”
一边休息,叶天还一边注意着那具尸体,果然是在慢慢变小,这证明他上一次没有眼花,而这时候他突然察觉脑中的“念”字,虽然没有变大,却变得更加晶莹剔透,气质非凡起来。
叶天对用“气质非凡”这四个字来形容一个词也觉得很好笑,但是这个词就这样从脑子蹦了出来,而且隐隐间他觉得血书正在散发着喜悦,亲昵的情绪。
在他正疑惑时,他猛然睁开了眼,看着清爽干净的天空,不由得愣了愣。
这时候,旁边一直等待他的老人口了:“不错嘛。难怪连姓辛的都对你赞誉有加,这么早就走出这阿鼻幻阵也算难得了。”
听了老人的话,叶天一愣,马上认出眼前这人正是他拜师时碰上的老人,他不敢怠慢,连忙说道:“侥幸而已,不知道缘何老先生在此等待在下。”
老人呵呵一笑道:“我们两个主事人知道你进了这幻阵,都是吓了一跳,好久没看到如此大胆的小子了。老夫杜百仙,那个笑面虎辛超你已经见过了。你能走出幻阵,我们可是很看好你,月底考核肯定会通过的。”
不过,叶天没什么欢呼雀跃的表情,而是慢慢皱起眉头看着杜百仙道:“那些走不过幻阵的人会怎么样?”
“怎么样?”杜百仙不屑地笑了笑说道:“我们燃火观从来都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在这里没有成败,只有生死。这是你们自己选的,可不怨不得别人。”
叶天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回到房间后,他开始静下心察看起脑海中血书的变化。
结果让欣喜若狂,忍不住大叫了几声,因为血书的第二页已经开始松动了,仅仅第一页的“念”字就让他有了自保之力,如果能够开启第二页,那么对他的计划会更加有利。
要是没有血书,叶天实在没信心只用两年就打入燃火观内部,成为内门弟子。
想到这,他不由庆幸燃火观是个极端可怕的门派,好像只在意弟子的实力,不像是名门正派有那么多讲究,不然,没个十几年他别想成为内门弟子。
现在,叶天是彻底认识到这些修士的冷酷无情了。
杜百仙看上去倒像是一位仁厚长者,可是事实上上呢,他任凭叶天走入那可怕的凶阵,一句话的提醒都没有。
此时此刻,在他心中,对于仙人的那些美好愿望已经渐渐变得遥不可及了。
而他对能够成功成为内门弟子的信心反而更大了,倒不是因为实力,因为信念。
“没理由这些冷血无情的人可以做到的事,有情有义的人反而做不到。”叶天如是想道。
良久后,站在院子中的叶天叹了口气,抬起头看了看远处自由飘荡的白云,眼中满是羡慕和无奈,然后他头也不回地向着一个朱红色的宅子走去。
叶天一走进宅子,一个爽朗的笑声就传了过来:“叶老弟,你终于还是来了。”
叶天无奈地苦笑了下道:“麻烦辛先生给我找一个恶贯满盈的窝点,我叶天手上不沾无辜人的鲜血。”
辛超微微一笑道:“叶老弟想不到你只是面凶,心还是不够硬啊。说句不好听的,你这样是要不得的。要是早些年,我们修行人都还能相安无事,但是如今天地元气日渐稀少,那能见不得血腥啊!”
说完,将一张白纸和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递给叶天。
其实,叶天早知道在辛超这里能够打听到周围一些山贼的落脚点,燃火观也鼓励外门弟子出去杀戮这些穷凶极恶的山贼,奖励就是这柄锋利的宝剑。
大周国虽然民风彪悍,但是想要找一把利器也不是很容易,起码叶天这个书生是无法可想。
若是叶天是来游山玩水的自然用不到这锋利无比的兵刃,只是月底的争斗十分惨烈,他又想胜出,没趁手的兵刃可不行,他的拳脚功夫太差。
只是十几年来,他叶天学的都是治国安邦之道,所闻所诵都是与人为善的名家至理,然而,现在他要做的却是举起手中刀剑,杀掉活生生的人,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銀白色的記憶 塵沫兒
只是,他没得选择,只能接过兵器,看了看白纸上的那些字,然后又是叹息了一声,恍惚间,眼中只有一片血红。
野狼山的这批山贼用恶贯满盈来描述显然已经有点苍白无力,看到纸上那满满的有关他们血淋淋的罪状,叶天突然觉得他的力量还能做更多的事。
重生漁家女 懶玫瑰
半天后,叶天在山下喊了一声,一个山贼骂咧咧地出现了。
然后,叶天手中的宝剑就挥动起来,那狰狞野兽一样的头颅高高地飞起,血液喷洒在他的脸上,他马上反应过来,他杀人了。
接着,他喉头一热,但是体内的灵力马上运行起来,消除了那呕吐的感觉,连带发软的手脚也有了力气,一霎那间他不紧张了,似乎杀人也就是这样而已,没他想的那么难,这都拜那凶阵的遭遇所赐。
然后,就容易了,有充沛灵气护体的叶天再加上超级感知,根本没人能在他手里走过一招。
一时间,叶天觉得他恍若成了劫富济贫的侠客,身体中一种名为血性的东西被点燃了。
这时,一群山贼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然后他们齐声呐喊着向着他冲过来。
叶天没有说话,他明白不是他们死就是他亡。
他也是大喝一声,向前走了十几步,每一步都有一个山贼丧命,然后山贼胆怯了,开始哭喊,开始溃逃。
叶天犹豫了一下,想起附近的村民和受伤野兽的凶残可怕,然后剑光又起,又是一片腥风血雨。
断肢残骸,金色夕阳中,叶天静静地矗立着,犹如亘古存在的石像。
他毫不费劲地屠戮了三十多个凶神恶煞的山贼,并且如愿以偿地积累了战斗的经验,但是他不后悔,不害怕。
因为那些山贼都该死,此刻他心中想得只是:“陈虎,你看到了吗?两年内我一定会成为内门弟子的。”

Published in仙俠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